首页 作品分类 奇幻玄幻 神医辣妻:妖兽皇夫求抱抱

第四百四十五章 跨越千年只为与你相遇

  

  南宫蔼反抗未果,准备去找莫璃说理,岂料,南宫夜连夜带上莫璃离开。南宫蔼头疼不已,直接憋着一口怨气接任妖王之位。

“夜,你这样坑蔼儿,真的好吗?”见过坑爹的,这坑儿子的,除了火影的娘,也就他了吧!

“那小子个性沉稳,做事不拖泥带水,妖界交给他,是个最好选择。”

比起另外两个孩子,南宫蔼的个性最沉稳,妖界交给他,南宫夜很放心。倒是那两个马屁精,还想着让他们接管魔界,但他们的性子始终不沉稳,魔界只能辛苦小女人了。

“没事,别担心,过段时间就好了。对了娘子,你看风雪如何?”想起儿子喜欢的人,南宫夜笑了笑。

那小子动作还挺快的,风刃跟韩玉蝶虽说是他的属下,但他们越过这一步,也是好友。风雪那个孩子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有那样贤良淑德的孩子做儿媳,他们很满意。

莫璃点点头,“你不说我都打算把他们凑一起,那孩子很不错。”

南宫夜拥着她的肩膀,“那给丈母娘写封信,这事,就让丈母娘解决去吧!”

他们现在,可不能出面,玩意南宫蔼学着他们跑路,谁管妖界去。国不可一日无君,妖界也一样,所以,只能将大任交给儿子了。

两人商量完事,便开始第一站,不料,才刚出发,对面就来了两人。

“嘿嘿,母亲,好巧啊!”南宫梦吞吞口水,暗道: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衰。

“怎么,这么猴急,不然,先回去?”莫璃看着苦巴着脸的南宫梦,抱着双手,戏谑道。

南宫梦立马低下头去,决定不再说话,要是再说下去,她发誓,母亲一定会让她回去的。好不容易出来了,说什么她也不会回去的。

南宫烙决定当什么事没有发生,现在,两个父君最重要的女人在场,要是他敢说一句话,父君绝对会拿他出气。他什么都不怕,就怕父君。

“父君,母亲,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莫璃跟南宫夜对望一眼,俗话说,儿大不由娘,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

“去吧,路上小心。”

“是,母亲。”两人如罪释放,好想一下子消失。

“对了,你们几个路上一定要小心,知道吗?”莫璃无奈摇头,她有那么可怕吗,表哥跟三哥的孩子竟然躲着不见。

草丛里的几人听到莫璃的话,灰溜溜走了出来,给莫璃跟南宫夜打招呼。

莫璃笑了笑,从空间里拿出了很多丹药晶石交给他们。历练之路,他们也曾走过,不管到哪里,金钱是最好使的。

“去吧,小心一点。”

“是,姑姑。”

“是,母亲。”

拜别莫璃跟南宫夜,几人便走上历练道路。

看着远去的背影,莫璃心中全是感叹。跨越千年,原以为是别人替身,不想,这里本就是她的根,来这里,只为一场夙愿。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遇上南宫夜,是她最大的幸福。

落花森林。

历练开启之后,南宫梦便跟南宫烙他们走散了。她郁闷的走来走去,要不是母亲有交代,她早就使用灵力了。这幻力就是菜鸡,连一只魔兽都打不过,还得躲。

堂堂妖族公主,竟然狼狈得躲一只魔兽,传出去,她的老脸都丢完了。

“二哥,表姐,你们到底在哪儿呢?”当年母亲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弱鸡还敢跟人出去历练。

“哟,这是谁呢,竟然被魔兽吓得躲了起来?”

正所谓,人生道路,难免有几个狗,这不,说风凉话的出现了。

南宫梦气鼓鼓的盯着眼前的人,只见她一张尖酸刻薄的脸上画着精致妆容,红红的嘴唇令她看去显得滑稽。

那双大红唇让她瞬间联想到了大哥养的宠物,那屁股,好像也是这么红,她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女子看到她笑,气得指着她,“来人,把她给本小姐拖出来。”

她是凌江现任丞相的女儿薛艳,为人嚣张跋扈,仗着与钱枫扯上点关系便自诩要做皇后,在凌江国,她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与当年的吴颜有得一拼。

跟她同行的人很是不悦,同样来历练的,凭什么她要命令人。没有人动一下,薛艳气急败坏,一张脸变得通红。

“你们敢不听我的,信不信本小姐回去告诉皇上表叔,让他把你们父亲的职位全部革了。”薛艳叉着腰,威胁道。

此话一出,几人面面相觑,连忙上前抓住南宫梦。幻力只有灵师中级的南宫梦根本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当下就被抓住。

她愤怒的盯着薛艳,“放开我。”

没想到,她竟然跟表舅舅有关系,这么蛮横无理的人竟然跟表舅舅扯上关系,也不知道表舅舅怎么想的,竟然跟这种人来往。

“贱人,你竟然敢笑本小姐,今日,本小姐不给你一个教训,本小姐就不姓薛。”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嘲笑她。

“你他妹的放开我,不然,一会儿我哥哥他们来,我让他宰了你们。”

不施粉黛,一袭紫衣包裹着完美身材,丹凤眼,樱桃小嘴,一张精心雕琢的绝美容颜。薛艳看着南宫梦,嫉妒得发狂。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美的女子,在她面前,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

不单单是薛艳,就是历练的女弟子也嫉妒了。天下间,没有哪个女子不嫉妒比自己长得美的人,当下,抓着南宫梦的手越来越紧。

“哼,狐媚子,你说,要是本小姐毁了你这张脸,你还能不能到处勾引人?”

南宫梦眉头一皱,丝毫不害怕,“有种你杀了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嘴上虽然不饶人,心里却不停祈祷着南宫烙他们到来。

薛艳一把捏着南宫梦的下颚,拿出一把短刀,准备划花她绝美容颜。这时,一道力量将薛艳打倒在地,眼前,一个身着奇装异服的男子出现,短刀飞速弹开,在薛艳脸上划破。

“滚。”冷冽的气息吐起,薛艳几人不敌,对看一眼,仓皇逃离。

南宫梦看着他的脸,心怦怦直跳,一张脸羞红低下,这是她见过最美的男子。当他转身,那张脸,赫然就是夏青阳。

一眼万年,爱意萌生,跨越千年,只为与你相遇携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