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继祖传宗

第二卷 乐知书院 第三十九章 危行言逊

继祖传宗 亿城安 5018 2021-04-18 11:02

  

  掌柜的说起这四义庄时,也是小心翼翼,左右看看没人才敢小声对刘继祖说道:“我这也是听里面的佃户说的,原来这庄园不叫四义庄,而是叫武家庄。现在的庄主是四个人,从小相识,家里都是世代高官。四人从小就在京城为非作歹,但京城里皇亲国戚众多,达官贵人更多,关键又有父母亲戚看管,撒不开手脚,玩不尽兴,没准儿还会惹祸,所以那时虽顽劣,但都是偷着干坏事,因此当时恶名不显。

等他们大些,其中一个叫胡有德的出了个主意,他们约着跟父母说京城内不适合读书习武,干扰太多,不如他们几个约着一起到城外安心学习。几家人一听很高兴,就给他们在京城西郊找了个地方读书。这帮人一出来就不得了了,家里让他们回去,他们都找各种借口赖着不走。

这四个人小时候就作恶多端,经常欺负人,等长大点出来后更要不得了,荒淫好色,巧取豪夺,侵占良田,利用老子的权势欺男霸女。慢慢的他们周围还形成了一个团伙,一帮恶人聚在一起,为虎作伥,更是无恶不作。这下可苦了西郊的老百姓,他们对这四个祸害恨之入骨,在背地里称他们为‘京畿四害’,以畜生名给他们起了外号,分别叫白眼狼、笑面虎、地头蛇和花狐狸。其中白眼狼最狠,叫郎万全,笑面虎最坏,叫肖腾达,地头蛇最阴险,叫佘赛候,花狐狸最诡计多端,叫胡有德。

这武家庄就是他们到处作恶时偶然发现的,觉着这里位置好,风景也好,离着京城又近,眼红的很。于是他们一年前使计弄权,陷害武家人谋反,谋害了武氏一族,霸占了这份产业。然后又在这里大兴土木扩建,改名四义庄,成了他们四个恶霸的据点。原来庄园里那些佃户就惨了,以前武家人在的时候,待他们还不错,能吃口饱饭,现在这四个恶霸太狠了,他们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今年春天刚过,新房子刚建好,他们就从京城西郊搬来了这里。短短几个月时间,这里已经被他们祸害的鸡飞狗跳,这次轮到我们南郊的老百姓受苦了。我听说,他们已经糟蹋了好几个女孩,侵吞了好几户人家的家产了。咱们这一带有漂亮女孩的人家和没有关系、后台的那些富户,算是倒了血霉了。现在大家都是小心谨慎,紧闭门户,但这都拦不住这伙人。

他妈了个X的,当地总有一帮知道根底的烂人围着他们,给他们出馊主意,告诉他们哪家的闺女漂亮,谁家的媳妇儿标致,哪家人有钱,那家人有地。要找我说,你们家老爷干脆也别来这里了,趟这趟浑水干什么。你是不知道,被他们祸害的那些人家太惨了!”

刘继祖愤声道:“就没人管吗?官府在哪儿呢?”

那掌柜的让刘继祖小声点,才轻声道:“官府怎么敢管!以前西郊那里来过一个包县令,是个清官,他倒是想管。但人还没抓着,他就丢了官,回家的路上更是被人五马分尸,落了个尸骨不全的下场。”

刘继祖听了更是气愤,他忍着气问道:“官府不管,那就没人找他们报仇吗,这里离书院不是很近吗?”

掌柜的一听书院,吓得一缩脖子,扭头又左右看了看,用更小的声音道:“兄弟,你小点声!怎么没报仇的,你不报仇最多死一个,一报仇就死全家。这四个祸害每个身边都有会武技的保镖,身边还有一帮打手,一般人怎么是他们的对手!

至于书院,可不能乱说!我听说西郊有几家人凑了钱去书院请人报仇,但书院向来不接这样的生意。比如他们接了个保镖的生意,路上杀了几个拦路抢劫的,这没关系,因为官府不追究,如果是通缉犯还会给你奖励。但随便杀没有被官府定罪通缉的人,没有江湖门派敢公开干。

你别以为书院挺厉害,它再厉害,也就一个县的规模,朝廷才是最大的门派,谁都得听它的,或者装作听它的。另外,那几户人家都是普通人家,能有多少钱,怎么能满足书院的胃口。还有,四害家都是京城权贵,都是书院的大主顾,每年都给书院提供不少任务,书院也怕得罪这四家人影响生意啊!”

刘继祖听了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掌柜的笑道:“这算什么,谁不知道乐知书院是有钱人的保护伞,止戈城是有钱人的兵器库,无为谷是有钱人的救命药。没有三宗门撑腰,这些人还不会这么嚣张呢!”

刘继祖听了更是深受震动,他有些木讷地问道:“这四害有没有三宗门的弟子保护?”

掌柜的摇摇头,他把声音压得更低,“咱们这里离着书院太近,是书院的势力范围,其余两宗门的人不会来抢这个生意,但书院的弟子又自视甚高,不愿意跟着这类人为非作歹。我听庄子里的一个佃户跟我说,以前有书院的弟子曾经做过花狐狸的保镖,但眼见他干坏事,那保镖居然制止了花狐狸,也不再保护他。听说还教训了他一顿呢!所以后来他的保镖都是从附近其他门派请的。”

刘继祖听了,一颗心才放下。他想如果有三宗门的人保护他,自己还真不好下手。一是三宗门的弟子一般都武技高强,不好对付,再加上其他帮手,自己可能都不是对手。二是如果有同门,动手时万一有个闪失,打死打伤了对方,或被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怎么给宗门交代呢?还好没有书院的人参与其中。

他又联系掌柜的说的这个事,想到前面胡有德说的话,分析自己被花狐狸设计毒打,极有可能与前面那个书院弟子曾经教训过花狐狸有关,他这是在找机会泄愤。而自己正赶上京城不太平的时节,胡有德他爹不放心,又从书院给他雇了个护院,谁知道就出了这么档子事。

但事已经出了,覆水难收,刘继祖心里的仇恨已经无法遏制。他不是没有反击能力的普通人,他有最厉害的武技,他有最强的力量,他也不傻,他不甘心就这样受欺压。而且今天掌柜的给他上了非常重要的一课,以前田先生和吴伦讲到三宗门时都是说好的,但从他接触了解的和掌柜的说的来看,三宗门实际上已经腐败了。

三宗门已经和腐败没落的王朝紧密联系在一起,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刘继祖越了解就越憎恨,他现在终于明白田先生说乱世将至是因为什么了。国家落在四害这样的人手里,不亡才没天理了!他想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了,可别怪自己下手无情了。他真诚地感谢了掌柜的,说自己回去会劝说自家老爷。

眼看到了晚饭时间,他点了饭菜,把七妹叫了下来一起吃晚饭。因为解除了心理负担,他心情反而好了很多,又期盼着七妹晚上的特殊按摩,因此早早吃了晚饭,喂了来福,又心不在焉地锻炼了一阵,就看向七妹。

七妹早已梳洗好了等在床上,见刘继祖练完了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她心领神会,先给他擦洗干净,然后让他躺到床上,开始另一种方法的按摩。

这种方式,超出了刘继祖的想象,对于初尝禁果的他来说就好像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从按摩进入中段,刘继祖的灵魂就一直处于出窍状态,飘飘欲仙。身体隐藏的感觉似乎也被开发了出来,很自然的,他和七妹又一次水乳交融。

欢愉过后,刘继祖冷静了下来,他一边穿着内衣和装备,一边想以后做这事要采取点措施才行,否则弄出个小刘继祖来怎么办。

就这样他上午去踩点、监视、观察,下午套话、收集信息、准备材料,晚上锻炼以及和七妹度蜜月,生活充实无比。

十天后他的身体就完全恢复了,对那个庄园和那伙人也了解透彻了。

掌柜的说的一点都不错,那个设计打自己的年轻人正是胡有德。他父亲是本朝太尉胡天佑,主管京城治安,家里世代为官,权势熏天。其余几人出身和胡有德差不多,也都是高官子弟。

他重点把庄园周边的情况,那些人的活动规律、住处,随从、保镖人数,以及他们做过的坏事都记录了下来。只从他能收集到的材料看,也够这伙人死好几回了。

刘继祖现在已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自信心爆棚,而是处处小心。这几天他一直在想怎样才能像吴伦那样把事做的天衣无缝,但这次的事和上次只是欺骗周管家和车夫不同。这次的事要难得多,因为他想把这伙祸害一锅端了。

这个团伙核心成员有二十个人,胡有德这一边就是胡有德,管事胡成,负责他的饮食起居,一个庄头,负责管理庄丁和佃户,一个跟班,负责给他跑腿办事,一个保镖,负责他的安全。其余三人的手下构成和这个一样,刘继祖猜测这是他们四个人商量好的,谁也不能占便宜。

经过详细的调查,特别是从当地那些受害家庭附近的百姓口中,刘继祖得到了这些人更多的作恶细节。他发现,这二十个人里没一个好东西,要入他们的伙,没干过坏事是不可能的,都要像当强盗一样交投名状一样,因此每一个都是血债累累。

庄园里面还有很多给他们使唤的庄丁、仆妇,都是从庄园南头那个村子里的佃户里选出来的,有些虽然是势利小人,但却没什么大恶,这伙人出去,也不带着他们,因此必须要区分开,不能滥杀,这就比较困难。

为此他特意用了几天时间来仔细观察,一是要区分开他们,二是想找个合适的时间动手。他发现这帮人一般都是上午十点左右骑马出门作恶,他们管这叫‘打野食’。无非就是在他们那些为虎作伥的手下指引下,看哪里有银子,哪里有漂亮女人,然后想方设法去弄到手,一般到下午四五点左右回来,然后休息一下就吃肉喝酒玩乐,一直热闹到夜里八、九点,九点过后整个庄子才会慢慢安静下来,几乎天天如此。

刘继祖都是提前守在门口隐蔽处观察,几天后他终于能认清这二十个人,能分清每个人的脸。他决定一更天出发,二更天动手,但周详的计划却很难想出来,总是有各种漏洞。

但刘继祖已不想再等,这次的经历已成了他的心魔,仇恨时时在啃噬着他。虽然有七妹开解,但不彻底解开心魔,自己心里就会留下阴影,内心永远无法得到平静,时时折磨着他,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他看着这帮人整天为非作歹,吃喝玩乐,残害百姓,心里更加煎熬。每多等一天,就会让他们多造一天的孽。

刘继祖决定不等了,虽然他还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但结合这些天收集到的信息,他也制定了一个还算完整的计划,为此他也准备了不少东西,计划明天晚上动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