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继祖传宗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审时定势

继祖传宗 亿城安 6216 2021-04-18 11:02

  

  四人没有坐主位和客位,都在正堂两边对面坐了。

做好后,刘继祖先问道:“师叔,依您看,楚王会派多少人马来攻打咱们?”

木毅答道:“以我掌握的情况看,最少会来五千人,最多会来一万人,来少了不管用,来多了他们又派不出!”

吴伦问道:“这是为何,难道整个江南江北两道只能派出这么点兵吗?”

木毅解释道:“当然不止,楚王的兵马数量虽然比不上晋王和秦王,但楚王在吞并江北道时就有近六万人马,现在加上江北道的驻军以及后面增加的士兵,怎么说也有近十万人马。”

刘继祖问道:“那他们为什么只能派出这么点兵?”

“其实很简单,这十万人马,大半是驻扎在星城周边,负责守护楚王的安全,其余的则镇守各地城池和道界。楚王这伙人如此不得人心,没有一定兵力的保护,你们觉着他们还能这么猖狂吗?”

大家听了都点了点头,木毅接着说道:“现在像田虎那样的山贼土匪在江南道和江北道遍地都是,只是江南道有李喆剿匪,江北道的山贼起事时间尚短,都还没有形成气候而已。楚王派去地方的这些官员实际上都不安全,这段时间光江北道被杀的县令就有三个。

再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要派兵就只有三个办法,一是从星城调兵,这也是最主要的办法。比如李喆去剿匪的兵力就是从镇守星城的士兵中抽出来的五千人。但星城是楚王的老巢,那里楚王最多让他动用五千人而已,而且还不能离他太远。经过这次的事,我算是看透了,楚王这人疑心甚重,根本不信任任何人,李喆也好,他儿子也好,都不可能带太多兵出来。

第二个办法,就是从其他城市及道界调兵,但县城才二百五十个守军,小的州城五百个守军,大的州城一千个守军,像襄州城这样形制特殊的军事重镇以及各道治所也才两千个守军,再加上很多地方的城守还贪污吃空饷,连规定的这点守军数量的一半都没有,你们说他们能调出多少兵来?他们又敢调出多少兵来?”

第三个办法是招募新兵,他们现在正在干这个事,比如我这里就增加了一千人的编制,但这些新兵需要训练,至少要三个月才能上战场。而且楚王还要提防着其余三王以及朝廷,他扩充兵力主要也是因为在这个原因,因此即使新兵练了出来,他们也不敢都派了来对付我们。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楚王不允许自己手下的人拥有太强的实力,从而威胁到他自己,包括四大家族以及他自己的亲儿子在内。目前楚王批准带兵出去最多的一次就只有五千兵马,可能他觉着再多就会威胁到自己的安全。

以前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江州城作为江北道的治所,还是他亲儿子在那里,那么重要的地方总共也只有三千人马。通过这次的事,我才弄明白,楚王这是不放心,既不放心自己手下的将领,也不放心自己的亲儿子,这才只给他这么点兵。

因此我分析他们派兵来攻打我们,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人,但真要来一万人,也不算少了,咱们必须小心应对才行。毕竟我现在手上只有两千老兵、一千新兵以及那五百部曲,加起来也才三千五百人而已,实力还是有差距!”

刘继祖说道:“咱们还有卧虎寨的将近八百人可以用,加起来就有四千三百人左右,再加上襄州城城高池深,应该能够抵御他们的进攻了吧!”

木毅却皱眉道:“话是这么说,正常情况下,他们要想完全包围这襄州南城,没有五万人马是做不到的,攻破更是痴心妄想。我担心的是城池被攻打之后,会给咱们造成极大的困扰。首先是兵力就无法大规模扩充了,其次是粮草及军备物资的筹集也会大受影响,另外一个问题是咱们刚起事,人心浮动,谁知道这襄州城里的人都是怎么想的,里面有没有他们的人。万一这些人里应外合,帮对方打开城门,把敌军放进来怎么办?

我手下的士兵虽然大部分都经过筛选,大多都对楚王恨之入骨,但战争发生之后他们又会怎么想呢?万一再有人暗地里对他们许以高官厚禄怎么办?真金白银的力量我是见过的,谁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安排了张远带兵去追回那些钱财之外,又派了许康和我的十个侍卫一起去?”

杨胜武点了点头道:“你这是担心张远见财起意,把钱劫走了!嗯,金银财宝动人心,确实不可不防!”

木毅叹道:“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我亲自培养出来的,我对他们是充分信任的,特别是张远,从小就跟着我,他的人品我是放心的,但即便如此,仍不可不防,不能给他们任何犯错误的机会,更何况全城的百姓和众多的士兵!我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和人手去管控他们!”

杨胜武这时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事已至此,光担心是没用的!咱们是来这里造反起事的,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做到底!依我看,既然咱们实力弱,那就尽快招兵卖马,积草存粮,还要组织人耕田做工才行。”

木毅点头道:“目前也只能这么办了!”

刘继祖这时又问道:“卧虎寨的那些人怎么办?”

木毅听了,忙问道:“前面一直没时间问,这卧虎寨的情况如何,你们跟我详细说说?”

杨胜武和吴伦都没说话,而是看着刘继祖,刘继祖只好说道:“我跟您简单介绍一下吧。这卧虎寨四面环山,中间地势相对平缓,卧虎岭就在那平地中间。我们攻打之前有近千人,多是流民,也有些流氓地痞混在里面。目前有近八百人是主动归附或投降过来的,另外还有一百多个俘虏,剩下的都已被杀。

马匹有八十多匹,粮草够这些人吃上半年的,各类车有三十五辆,武器有个千把件,但质量低劣,样式不一,弓有近两百张,都是猎弓,箭有三千支。但他们有铁匠、木匠和制作弓箭的匠人,正在打造统一制式的长枪,弓箭也在不断制作当中。

整个卧虎寨能住人的房屋不多,都集中在中间的卧虎岭上,卧虎岭下有水源,生活还算便利。大部分山贼都是住在卧虎岭周围的窝棚和茅屋里,他们总共就只有二十顶帐篷。另外还有一些他们抢来的酒、布以及各类杂物。

那里易守难攻,南北各有一个出口,长约百步,两边是峭壁,只要修好寨门并安排人把守好,没有特殊的器械,很难攻进去。但卧虎寨的那位军师说,卧虎寨最多只能驻军一万人,多了可能就容纳不下了,这就是卧虎寨的大致情况了。”

木毅听后不住用手轻拍着椅子的扶手思考起来,良久之后,才说道:“能容纳一万人也不错了,真能有一万人马护卫在外,襄州城特别是南城将更加牢不可破。卧虎寨也要利用这段时间,尽快招兵买马,扩充队伍,多方筹备军需才行。我猜最快十天,最慢一个月,星城的军队就会在李喆或李凯的率领下杀到,咱们要赶紧分头做好应敌准备才行,父亲,后面就由您来分派任务吧。”

杨胜武点头道:“不错,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要行动起来才行!我看咱们要兵分三路了,第一路由毅儿你负责,你要尽快肃清襄州太守和州丞的势力,把整个襄州城彻底掌握到手里,同时还要以襄州城为基地,把周边的六个县拿下来,这能增强咱们不少实力,最起码把他们搜刮来的那些钱财、粮草、马匹、器械都收来,这能快速增强咱们的实力,弥补咱们军备和粮饷不足的问题。至于驻守这六个县的士兵情况,我不清楚,还是你来安排吧!”

木毅接着说道:“那六个县的城守都是我安排的人,原本每个县城驻守了二百五十人,总共有一千五百人,现在每县增加了一百个士兵编制,这样加起来就有两千一百人。按照楚王他们一贯的套路,应该是先把我这州城城守控制,然后再换我手下这些官,既然我没换成,我手下这几个县城的城守肯定也换不了,这样的话,拿下这几个县城不难。只是县城的城池并不坚固,一旦打起来,他们那点人肯定守不住。不如就按父亲您的意思先把东西和士兵都撤到襄州城来,等打败了来犯之敌,咱们再追着他们把这些城收回来,您看怎么样?”

杨胜武道:“我不清楚情况,就按你说的办吧,你还要招兵买马,筹措军备,你这里事多,我就在这里帮你吧!伦儿你还是负责把咱们的信息渠道尽快建起来,和咱们的人取得联系,并在开战之前,将毅儿的家眷送回百家庄。”

吴伦点头道:“咱们在这里的据点我已经选好了,等天亮了就去准备。如果五天后,连长老他们还没有消息,我就亲自负责把师弟的家眷送回去!如果咱们的人联络上了,就看情况再说。”

木毅说道:“如此甚好,我会安排十个人跟着您,这样您办事就方便了。出江北道很方便,襄州地界内就有一个道界,我这就叫人把那道界拿下来,我担心的只是河南道。”

杨胜武笑道:“河南道你不用担心,实在不行让传宗亲自送一下,他有肖尚书的牌子,好使得很!”

木毅不明白那是什么牌子,吴伦笑着解释了一遍,木毅听了也笑了起来,“原来是干这个用的,还真是挺稀奇,如此一来,我倒是放心了。肖开那人我听说过,能量很大,现在还是吏部尚书,直接管着朝廷那边各级官员的任免和考核,当官的谁敢得罪他的人!”

杨胜武说道:“那这个事就这么定了,天亮后伦儿你就带人去准备,等联络点安排好了,你就在咱们约定的接头地点等着吧。我算了一下日子,如果不出意外,连长老两到三天后就会派人来了。咱们必须尽快把这个信息通道贯通,这样三方就能定期联络起来,互相扶持并互通有无,毅儿如果能控制了这里的道界,那咱们出入江北道就更方便了。

至于传宗你,就去卧虎寨吧!先把襄州城的情况通报给那里的人,稳住他们的心。现在不用考虑要不要说了,除了咱们百家庄的事,其余的事都可以告诉他们。然后毅儿你安排一些有经验的老兵,过去帮他们练兵,建营地,咱们在这里招的新兵,一部分在襄州城外训练,一部分就放在卧虎寨训,通过老兵带新兵,尽快把他们训出来。”

木毅这时说道:“说到招兵,我这里还有些麻烦,咱们招兵要不要设些条件,总不能为了凑人数什么人都招吧!以前我选兵都是选襄州那些身世干净的农家子弟,楚王来了后,我都是有意选那些曾经被楚王这伙人迫害过的人,现在咱们招兵是不是还要这样?”

刘继祖听了,点头道:“师叔,您这个办法十分好!从卧虎寨那些山贼的表现来看,我觉着招兵一定要设条件才行,否则把一些不适合当兵的招来,那就是浪费咱们的粮饷,万一招了害群之马进来,一颗老鼠屎就能祸害一锅粥,那就麻烦了!我建议招兵时必须进行资格审查,并由他们相互认识的人彼此指证,来参军的必须与楚王这伙人有仇才行,然后咱们再安排人暗中观察一个月,看看人品,符合咱们条件的才能招进来,不符合条件的要立即清除出去!”

杨胜武这时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说的这些我也赞成,我这里倒是有个主意可以把人都笼络起来,但有些残忍!”

吴伦问道:“师父,什么主意,居然用残忍来形容!”

杨胜武像是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有些乡下地方乡民之间因为争夺水源之类的原因,经常会群体械斗。他们在动手前会举行一种仪式,效果非常好,但确实有些残忍。他们会偷偷抓对方一个人,然后把那人煮了,全体族人一起分着吃掉他,不吃也要喝口汤才行。这样一来,全体族人就都与对方结成了死仇,就不会背叛,动手的时候也会奋勇争先。”

众人听了都皱起了眉头,杨胜武也摇摇头,说道:“我本来想拿那卢太守用这招,但现在想想却不合适,那是乡野村民的做法,咱们高举义旗,怎么能那么做!”

刘继祖听了若有所思,说道:“师祖说的是,但这些贪官污吏确实该杀,不如公开处决他,然后拿他的人头祭旗,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木毅听了不住点头,高兴道:“好主意,等我把那六个县的贪官都抓来,到时候拿他们的人头一起祭旗,肯定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这时,木毅的几个亲兵拎着食盒来到了门外请示。

他们四个早就饿了,连忙让他们把吃的都送了进来。食盒打开,里面都是大块煮好的肉和馒头,还冒着香喷喷的热气。

四人早就饿了,还都是大饭量,很快就把那些肉和馒头吃的干干净净。吃饱之后,木毅又把一些军官找来,安排了一下晚上和明天的事,就让大家都去休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