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继祖传宗

第一卷 风乍起 第十八章 绝知此事要躬行

继祖传宗 亿城安 6406 2021-04-18 11:02

  

  对于这个,刘继祖在电视里看过,但想到吃这些东西就犯怵。刘继祖点点头,连前面吴伦给的暗器一起,一样一样把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放完后他发现这个袋子快满了,还挺沉。他现在穿着装备,背着百宝囊,感觉增加了不少负重,好在他身体强壮,这点负重对他没太大影响。

他抚摸着身上的装备与百宝囊,问道:“师父,我用一直这么穿着吗。”

“那看你了!我觉着像你现在这样,与人无冤无仇的,又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或财物,说实话不穿也没事。但如果你处在危险之中时,就不是穿不穿的问题了,而是不能脱。你这套装备,除了拳套,穿好后,再穿上外衣,基本看不出来。所以我倒建议你一直穿着它,养成好习惯。因为你现在江湖经验浅,穿着它多少能起到些保护的作用,而且穿着它也算负重训练了。至于百宝囊,就要随时都要贴身携带了,只是平时放到后面别漏出来就行。今天差不多了,你回去准备一下吧,把买房和田地的事交代好。明天一早,你穿戴好,准备好干粮,咱们在约定地点见。”

“师父,这百宝囊要多少钱啊?”刘继祖要出门的时候随口问道。

“这东西和你那套装备是半年前一起定的,都是通过我那个朋友置办的。百宝囊这套东西是咱们书院出的,自己人买可以打八折,算在一起差不多二十五两吧。”

刘继祖摸摸装备又摸摸百宝囊心里十分高兴,穿好外衣,又谢了师父,辞别了师娘就回家了。

刘继祖回家后把一家人都叫了来,把田先生家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刘老汉听了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这赵家人真是狼心狗肺,祖儿,这个忙咱们一定要帮!”

刘老汉今年才五十多岁,身体依然硬朗,还是一家之主。自从刘继祖考上秀才,减免了家里的赋税后,刘家的日子越来越好,省下来的钱买了不少畜禽,还买了些田地。他们一家对田先生那是感激不尽,因此一听要帮田先生的女儿,立马就同意了。

刘继祖又把师父交代的话给祖父和父亲交代了一遍。

刘老汉笑道:“继祖你放心,那牙人和咱们还沾点亲呢,这些事我和你爹一定办好。”

刘继祖放下心来,这才说自己要到定襄县城买书,要出去四天左右。

一家人听了,都有点担心。

刘继祖宽慰了家人,说有人同行,不用担心。自己又不是第一次出门,前面出去跟着田先生去考秀才时就出去了好几天也没事,让家人放心。

家里人没办法,现在农活甚忙走不开,只好不停地叮嘱,他母亲赶忙去为他准备干粮和简单的行李。自从刘继祖考上秀才,家里得了好处,对他读书那是百分百地支持。地里的活都不让他干,刘继祖只能帮着收家、做饭、打扫卫生。

第二天一早,刘继祖就收拾好上路了,一家人一直送到村口才回去。刘继祖心里暖暖的,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好好报答他们。一路上有人时他就走慢点,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再加紧脚步,十里地半个时辰就到了。

吴伦早坐在路边,揉着铁核桃等着。小黑没有跟着,它已经老了,吴伦舍不得让它跟着。吴伦见刘继祖到了,也不说话,起身前行。

刘继祖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眼看路上没有行人了,吴伦才停下来道:“咱们后面要加快速度了,最起码要赶上马车的速度,赶到驿站那里,否则就只能在路上找个人家借宿了。把包袱收拾一下,系紧点,咱们在县城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最少要提前一天到,只能走一截夜路了,晚了我怕时间不够。”

两人把包袱又整理了一下,紧紧系住。准备好后刘继祖朝师父点了点头,然后吴伦在前,刘继祖在后,两人施展起了萍踪步。只见两人稍微伏低身体,向前窜出,他们的每一步踏下都十分讲究,都是借助于地形来发力。身体腾空后调整重心与呼吸向前滑行,一步踏出就是一丈远,速度比平常快了几倍。除了路边有村镇人家或看到行人时会停下来快步通过外,没人时他们都保持这样的速度急奔。

这是刘继祖第一次在院外长时间施展自己的武技,这时他更深切体会到了这里与前世的差别。他发现在这里即使走了这么远的路,他却不觉着多累,似乎空气中有某种能量在滋养着他。眼看师父离得越来越远,刘继祖停止了胡思乱想,调整好呼吸,加紧脚步跟紧师父。他现在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心想自己终于踏出行走江湖的第一步。

天彻底黑下来后,吴伦慢慢停了下来,“天差不多黑透了,咱们已经走了一大半的路了,到前面驿站附近找家客栈歇歇脚。明天咱们早点出发,估计中午不到就能到县城了。待会儿你别说话,我来应对!”

刘继祖点点头,他要好好学一下,看师父怎么应对。

两人以常人速度快步走了半盏茶的时间,见到了一个驿站。这驿站建在一个镇子旁边,周边有不少家客栈饭馆。因为这是去县城的必经之路,生意还不错,吴伦找了一家挨着驿站装修最好的二层楼客栈。

一进门,掌柜的就招呼了过来,“两位客官,来的这么晚!吆,这位客官,您以前是不是在我们这儿住过?”

吴伦笑道:“掌柜的,我在您这儿可住过好几次了,最早半年前还在您这里住过。赶紧给我们准备点好吃的,因为临时有事要到定襄县城,错过了宿头,这才晚了。再给我们准备一个房间,另外加个地铺。”

那掌柜的见是熟客,更加热情了。把他们引到桌前,还把柜台前的油灯端了过来,然后一边擦桌子,一边问道:“两位要吃点什么啊?”

“你们家拿手的,炖的烂熟的清汤羊肉,炒一大盘时鲜素菜,再切一盘猪头肉,六个大馒头,再打一壶最好的酒来。”

“客官,咱们店里的馒头大,普通人一个就够了!”掌柜的好心提醒道。

“我还不知道吗!我侄儿还在长身体,我们饭量大,吃得多,少不了你的钱,快上来!”

“好唻,两位稍等!”掌柜的高声回应,转身进厨房去收拾饭菜了。

刘继祖这时问道:“师……啊,伯父,这住店有什么讲究吗?”

吴伦看了他一眼,对他能及时反应过来还算满意,“这个问题问得好,住店的学问大了,我简单跟你讲讲。住店最好选老店,开的时间长了,信誉就有保障,各方面都不会差,否则开不了那么长时间。以前住过的更好,那就知道这家店的基本情况。比如门在哪儿啊,窗户在哪儿啊,大路在哪边,小路在哪边,哪里适合逃跑,什么菜好吃等等。”

“外地人怎么知道哪家是老店?”

“当然,外地人不知道哪家是老店,那你就选离着官府衙门近的,这样的店相对安全,虽然可能贵点。没有官府衙门之类的就选在繁华路段,生意好的,一般也错不了。尽量不要选地处偏僻的客栈,在荒郊野外的客栈千万别住。宁可找个山洞破庙住也比那安全,实在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了,也别在那里过夜,可以白天时在那儿点些吃的,带到没人的地方再吃。”

“那点菜有什么讲究吗?”

“当然有讲究,一般找老店、人多的店就错不了。如果是那荒僻野店,你最好让他给你做点带壳的,比如煮鸡蛋之类的,这样的东西外壳完整的不容易下毒还解饿。这类店里,肉和带馅的不要吃,点些素菜、馒头或饼还安全点,也是买了带到安全的地方吃,不要在他店里吃。”

“伯父,这么谨慎有必要吗?”

吴伦听了不高兴起来,压低声音骂道:“哼!你懂个屁!出门在外,多谨慎都不为过。如果你只是一个没钱的穷光蛋,确实意义不大,顶多就是人家见你个大健壮,把你宰了卖肉,虽然碰到这样的店也挺难。但江湖人可不同,江湖人多有武器、装备、百宝囊,还有许多盘缠。光你那套东西就值七八十两银子,都可以买七八亩地了。有眼力的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江湖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算计你呢!以后不许有这样的想法了,记住了吗?”

刘继祖心里不以为然,面上连忙点头应是。

这时掌柜的端着一个大托盘出来,上面有一大盘卤猪头肉,上面撒了葱丝淋了酱油和芝麻油。还有一壶酒,两个杯子。吴伦等掌柜的转身进到厨房里,把银筷子拿出来在酒菜里挨个试了试,然后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大口肉塞在嘴里大嚼。然后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刘继祖闻着酒香,也想喝。

吴伦见了道:“你才成年,等你大点自己挣了钱再说。而且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不能都喝,必须有人保持清醒才行。”

刘继祖没办法,只能气哼哼地吃肉。

不一会儿,热菜和馒头端了上来,刚出锅还冒着热气。清汤羊肉是提前煮好的,肥瘦相间还带皮骨,用羊汤一热,配了小碟的香菜和葱花。素菜是一大盘韭菜炒豆芽。馒头个头确实够大,一般人一个就饱了。

刘继祖学着师父的样子,用银筷子挨个试了试,见没异常就放心吃了起来。刘继祖就着菜连吃了四个馒头,又喝了大半盆汤才饱,把在柜台后面算账的掌柜吓得不轻。

吴伦喝了一壶酒,差不多有一斤,兴致上来后,就着菜吃了剩下的两个馒头也饱了。

吃完了饭,掌柜的带着两人到房间,忙着给刘继祖铺地铺。房间一般,还算干净。

吴伦趁机告诉掌柜的明天天不亮就要启程,掌柜的说没问题,他儿子会在。

两人洗漱了一下就睡了,吴伦睡前交代道:“我喝了点酒,晚上你惊着点心,看好东西,别让贼偷了。”说完躺到床上就睡了,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了。

刘继祖噘着嘴,嘟囔道:“什么喝了一点酒,都一斤了!老子也有三十大几了,也不让喝。等以后我自己行走江湖,想喝多少喝多少!”

刘继祖也睡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他自己感觉才刚睡着,突然听到街上一声锣响。

刘继祖反应快,一个激灵翻身起来,开窗察看情况。原来是街对面有家饭馆着火了,他过去把师父摇醒。

吴伦晃晃脑袋,“快天亮了吗?”

“还早呢!是对面着火了,咱们要不要去救?”

吴伦这时清醒了一点儿,起身到窗口看了看,“救,当然要救,见火不救还犯法呢。你去帮忙吧!我醉了,就不去了。”

刘继祖闻言穿好衣服,下到楼下发现掌柜的一家人已经去帮忙灭火了,他也连忙过去帮忙。这时街上已经一片嘈杂了,很多人都跑了出来,手里拿着盆、桶之类的东西帮忙灭火。

驿站的驿卒也来了,他们把大家组织了起来,接水的,递水的,灭火的,有条不紊。火情渐渐得到了控制,慢慢灭了,很多人又去帮着着火那家人收拾抢出来的东西。

刘继祖累了一身汗,见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回了房间。

吴伦却已穿好衣服,坐在窗前喝水。

刘继祖一边洗脸一边说:“伯父,赶快睡吧,咱们还要早起赶路呢!”

吴伦看着刘继祖笑道:“你洗好了没,快过来看戏。”

“什么戏?”刘继祖不解,一边擦脸一边来到窗前。

吴伦让出个位置给他看,只见随着火势渐熄,路两边的房子里陆续窜出来几个穿深色衣服的人。一开始还不明显,但很快刘继祖就看出了问题来。这些人前面救火时不出来,这时火熄了,他们却背着包袱朝外跑,而且还是朝着一个方向跑。

“这是怎么回事?深更半夜的,这些人怎么不住店都往外跑?”

吴伦目光闪动,“你猜猜!”

“难道这些人都是贼,趁乱来偷东西的?”

“接着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