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二百六十三章 无妄夺权!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言归正传 10741 2021-06-22 03:50

  

  大荒东南域,人域与天宫双强对峙之地。

天宫一方的大军中枢安安静静,各处神卫军营寂静无声,被强行聚集在此地的百族众生也无太多声响。

而人域一方就不同了。

此时的人域大军中营大帐内,氛围就特别……尴尬。

主位上,霄剑无比纠结,仿佛剑修修到了臀部之下、屁股下面插了几把小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他好端端一个剑修;

修剑的初心一直不曾忘却,就是单纯觉得帅是一辈子的事;

怎么就被拎出来,摁在这位置上了?

尤其是,这座位还带着自家老师的余温,老师笑眯眯地去了侧旁落座,那眼神,仿佛就是在说:

‘唷,小子翅膀硬了嘛。’

这不是把他这个当徒弟的架在火上烤吗!

霄剑抬头看向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又悻悻地收回目光,双手捧着陛下的宝剑,眼观鼻、耳听心……

吴妄正站在一张不断有光点闪烁的幕布前。

仙识探入其中,就能直接、迅速的观察到小半个东南域的情形,且不会损耗太多心神之力。

这‘幕布’人域炼器之道与阵法之道结合的杰作,虽需要大批人力来持续探查各处讯息,但确实极大提升了战场指挥的效率。

吴妄抱着胳膊,对周遭的目光浑然不觉。

很快,他收回仙识,心底暗道:

‘与之前所知相差不大。’

吴妄淡定地走回了刘百仞身旁空着的木凳上,而后闭目凝神,并未多言。

倒不是他故意摆谱,也不是在故意吊人胃口、不去搭理旁人;他单纯是不想在收集足够多的讯息前贸然开口,对战局造成不利之影响。

此地发错一道玉符,可能就是数以万计的修士死于前方。

“无妄殿主……”

有位老妪缓声呼唤着,那嗓音倒是颇为温和,甚至温和到有些温柔。

吴妄睁眼笑道:“前辈,怎了?”

目之所及,大半老者老妪露出了善意的微笑,投来了和蔼的目光。

那老妪组织着言语,带着些试探性地问着:“您觉得,当前战局该如何应对?”

吴妄沉吟一二,缓声道:

“我刚抵达此地,对战局尚未窥得全貌,不敢乱说什么,各位与天宫对垒多年,自是经验老道。

我只是戴罪之身,各位不必太过在意我的意见。

倒是,我来的路上听闻,各位对于当前之局势,有些拿捏不定?”

忽听角落传来少许冷笑声:

“无妄殿主当真好口才,既说让我等莫要在意你的话语,又切中要害,开口就是当前局势如何如何。

殿主这是将好话赖话都说了,自是怎么听怎么占理。”

吴妄笑而不语。

看看,怕什么来什么!

他就知道,自己只要回到人域权势中心,就必然会遭受各方的‘狙击’,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人站出来挑刺。

上次东南分阁陈粮一案,得罪的人可不少,必然也是引起了一些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皇臣子心中警惕。

这就是一拳打在人域秩序上,所必须承受的反震之力。

不等吴妄开口,霄剑道人清清嗓子,将捧在手中的长剑慢慢举起,手腕轻轻一抖,剑锋露出半寸,映出了霄剑道人那清正的面容。

这座有着数十根立柱支撑的大帐,气氛顿时有些冷凝。

霄剑道人笑道:“陛下给的剑,当真是好剑!”

话语似意有所指,此前开口的那老者低头看向侧旁,喜怒不形于色。

“陛下的剑,自不会是凡品,”刘百仞缓声道,“但你不要没事就拿出来显摆,这样会让人觉得你有些浮躁。”

“是,老师教训的是。”

霄剑含笑应着,手腕一抖,长剑闭合,继续被他端在身前。

刘百仞目光扫过各处,笑呵呵地说着:“如今大敌当前,天宫纠集了数万年都不曾一见的阵势,咱们可不能将精力浪费在斗嘴上。

无妄,你刚才想问什么?”

“阁主,”吴妄拱拱手,笑道,“我想问,刚才大家在吵什么?”

“大家的意见出现了分歧。”

刘百仞缓声道:

“在座的各位,三成觉得该及时退走,在东南域耗损人域战力实为不智。”

一些前辈高人不断点头,有几人还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想补充几句。

这部分高人,以老大爷为主。

刘百仞继续道:“三成觉得该主动出击,天宫在此地驻扎、摆阵,明显是有所图谋,咱们该找准一点、全力一击,杀他个天翻地覆!”

不少老人胡须抖动、眉角展开,以老妪居多。

吴妄见状差点笑出声。

暂且不提正事如何,人域看男修斗法打仗也就是图一乐,真要说好勇斗狠,还是看这些老奶奶。

怎得一个个都如此暴躁。

“剩下之人,则是觉得不必着急立刻做出决断,咱们有实力、有底气跟天宫耗下去。”

刘百仞停下讲述,注视着吴妄,正色道:

“无妄,你如何看?”

“其实不是我如何看,而是陛下如何看,”吴妄问,“阁主,陛下此前下令进军东南域时,可有什么话语叮嘱?”

刘百仞道:“自是有的,但本座此前觉得,不好与各位言说,故没有多说此事。”

吴妄笑道:“阁主,有时候我们做臣子的,还是以传递陛下的意思为主,陛下对阁主的叮嘱,其实就是对咱们这些臣子的叮嘱。”

刘阁主目中思索,对吴妄拱拱手,面露惭色。

“还是多亏了无妄你这般提醒,”刘百仞叹道,“总是忘记陛下已亲自接管人域之事,难免按此前的习惯办事。

是本座会错了意,当将陛下对本座的叮嘱,与各位言说。”

言罢,刘百仞站起身来,对着人域方向拱拱手。

道道目光汇聚,各位老者纷纷起身,盯着刘百仞的身形。

“来东南域之前,陛下召集诸阁主议事,当时是这般说的——”

刘百仞吸了口气,缓声道:

“陛下有言,东南域有诸多潜力,有诸多人域走出的人族,此地若失,不只会让天宫直接威胁到人域后方,更因我人域将主要防御阵势放在了北面,会对人域造成极大的威胁。

但如今天宫意图不明,天帝所图不定,或许这就是一场单纯要耗损人域实力的对碰。

所以,我们必须现在就做出决定。

若出兵,就必须将天宫赶出东南域,若不出兵,我们在人域之外,将会彻底失去主动。

能不能将大战之地拒之于门外,或许是咱们避免第三次黑暗动乱的契机。”

刘百仞话语落下,目光扫过各处。

此刻,绝大多数有资格出现在此地的高手,目中没了疑虑,心底没了踌躇,眼底只剩战意。

吴妄见状暗自点头。

其实很多时候,刘百仞还没适应当前人域内部的变化,下意识将人皇的话语,当做了对几位阁主的训示。

——他们几个领略了人皇的意思,再将他们领略的意思付诸实践。

但这般情形下,直接传达就足够了。

隐隐的,吴妄突然想通了,为何神农老前辈喜欢没事差遣他,而不是直接差遣刘百仞这些阁主。

无他,他比起刘百仞、风阁主等人,少了牵挂、少了牵扯,也没养成这么多久居高位的‘权病’。

就听众人开口吹捧一阵神农前辈。

这个说陛下真知灼见、所站的位置远非他们能企及;

那个说这才是真正的大局观,他们看到的还是太过狭窄;

总之就是非常‘君臣’。

吴妄在旁听了一阵,主动起身、开口道:

“陛下的话其实早已说的很明白,东南域之战势在必行。

且陛下也提出了要求,咱们最好能将伤亡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且将天宫势力,自东南域彻底赶出去。

这一点确实有些难以达成。

想必各位也已经体会到了,如今的天宫,与大司命掌权时的天宫,已彻底不同。

那土神太过于沉稳,防范做的滴水不漏。”

众老者各自点头。

又有一人笑道:“无妄殿主既然都已这般开口,想必早已成竹在胸,不如直接将计策说出来,让我们这些只知修行的老骨头听一听。

陛下如此器重无妄殿主,在无妄殿主辞官之后,都特意喊过来助阵,那自是无妄殿主在行军布阵之道,有过人之处。

贫道当真已是忍耐不住,想多见识见识。”

吴妄双眼微微一眯,看向说话的那人。

火神阁副阁主,道号忘了,但实力不凡;毕竟火神阁并非主政之地,专门负责为人域高手提供‘支持’,其内大批高手都算是人域的底蕴之一。

得,该针对他的还是在针对他。

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这是把他高高的捧起来,然后再找机会用力砸下去。

吴妄双手缓缓垂落,又背负于身后,目中笑意渐渐收敛。

那一直静静站着的鸣蛇突然开口,嗓音清清冷冷,表情无比冷酷,凶神的气息自身周环绕,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她道:

“我家主人的兵法韬略如何,与你又有何干?

堂堂人域,如此多高手,如此多修道之士,号称与道相近、与天地相合,要取天宫以代之,构建属于生灵的秩序。

怎么,你们就是这般去构建秩序,凡事都要依靠一个年轻人族?

我家主人年岁不过百,修为不过真仙境,虽有诸多手段,也让吾无比敬佩,但总归不能在你们面前多说、多谈。

人族的嫉妒之心,可是百族中最重的那几家之一。

当真可笑。”

众人表情齐齐变了,不少人皱眉注视着鸣蛇。

吴妄心底略微沉吟,知晓接下来他们将会针对鸣蛇的凶神身份进行发难,但鸣蛇这话……

他还蛮喜欢听的。

果然,立刻有老妪出声:

“无妄殿主,让一名凶神在此,似乎有些不妥。”

“无妄殿主如何知晓,这凶神不是假降?实则包藏祸心。”

“无妄子,你若心底对我等不满,可直接说出来,不必让你的坐骑在这里大放厥词。”

一声声,一句句。

众老者的话语如刀剑,朝吴妄攒射而来。

刘百仞见状,已是忍不住站出来,缓声道:“诸位,无妄子乃是陛下选中之人,为人域立下了赫赫功勋,你们这些话,是不是有些过重了?”

又有不少老人挺身而出,将吴妄护在身后。

一人道:“咱们在场的各位,有一个算一个,打退过凶神、堵过大司命的,站出来老夫看看。”

“功绩都不如一个孩子,你们还有脸在这里指桑骂槐,说什么大道理!”

“这是欠骂了?”

仁皇阁有位副阁主冷笑道:

“无妄殿主在东南分阁骂的咱们还不够吗?陛下已何等高龄,还要从山林中走出,半日都不得清闲,不就是因为咱们无能吗!

不管你们心底在想什么,有什么古怪,惦记着什么位置。

现在是一致对外,抵挡天宫!

无妄子都已辞官回山修行,你们当真还不知足,非要将他彻底隔绝在人域之外,以护持自身那点蝇营狗苟!

你们还为人域做表率?

这都有些无耻了!各位!”

众老者无声,有几人明显有了火气,要与这副阁主分辩几句。

‘人心啊。’

吴妄心底感慨两声,在极短的时间内,象征性地反思了下自己的不足,分析了此地众人与自己之间的矛盾点。

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人皇之位这四个字。

吴妄其实一直明白一个道理,入世与出世是两件极难之事,想去做‘众人独醉我独醒’之人,反倒容易成为跳梁小丑。

倒不如让自己也俗气些,也带上几分醉意,如此才可过的舒适。

但唯独人域、唯独在此地,不该存在这么多揣着明白装糊涂之人。

大敌当前,犹在排除异己。

这样的人域,拿头去阻止黑暗动乱降临?

真就‘天帝有狼牙棒,我们就有天灵盖’。

“我确实对你们有些不满。”

吴妄突然出声,背着手,慢慢向前走了两步,自几名倾向自己的老者身旁走过,嘴边露出温暖的笑意。

他缓声道:

“各位可能不知,我是与陛下一同来的东南域。

说这个不是说别的,也不是说我背后有陛下撑腰,就可对你们为所欲为。”

吴妄话语一顿,又笑道:“就算没陛下为我撑腰,我想对各位为所欲为,也不是没这个条件。”

不少老者齐齐皱眉;

但各处也有没忍住的笑声响起。

吴妄笑道:“我们不如坦率点,今天就把话说开。”

“无妄,”刘百仞缓声道,“本座知你心里委屈,大家对你也有误解,但只要相处时间长了,各位同僚自会知晓你为人。”

“前辈,我其实没必要去解释这些,也不必对谁证明这些。”

吴妄淡然道:

“我曾走过各位没有走过的路;

也曾看过各位可能漫长修行时日都未曾看到的风景。

那些想着将我从追逐人皇之位这场大戏中赶出局的各位,你们为什么不想想,为何你们的子孙,就得不到陛下的赏识?

当真是因他们不够优秀,还是因他们有你们这般长辈?”

霄剑剑眉挑了挑。

这话过了,这话当真有些太重了,已经有不少老家伙怒气冲顶了。

“哼!”

吴妄冷笑了声,此时已走到了霄剑道人身旁。

他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你们不必出言恫吓,也不必多说什么,看我不顺眼就在此地一巴掌拍向我,不敢出手就把话憋回去。

道兄,剑给我。”

他目光扫过,有几名面露怒色、皱纹颤抖的老者,却将目光挪开,不与他对视。

“善。”

霄剑道人立刻站起身来,高声道:“陛下所赐之剑,本就是贫道代无妄子保管!”

言罢,他将长剑双手捧到吴妄面前,吴妄双手接过,道了声谢。

随之霍然转身,单手握住长剑剑柄,在手中转了两圈。

“不出手吗?”

吴妄淡定地道了句,单手撩起道袍下摆,轻飘飘地坐在了主坐上。

“那就请各位将目光放在北面。

接下来,谁提出来的计策足够高明,我亲自去陛下面前替你请功。

但如果谁再提与此战无关之事。

以私通天宫之罪论处,当场格杀,焚尸消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