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鹏妖师

第603章 窝是嫩叠

  

  金翅大鹏雕心中万般情绪涌动,跟随着众人走入梅山小院之中。

进入到了梅山小院之后,金翅大鹏雕倒是被此地浓郁的混沌灵气给震撼到了。

毕竟,金翅大鹏雕乃是元凤之子,当年羽族的二太子。

学识渊博,知晓甚多。

如何会不知道,这混沌灵气的稀有之处。

但是,这梅山小院之中,却是充满了混沌灵气,这不由让金翅大鹏雕感觉阵阵心惊。

无当圣母,倒是对混沌灵气之流习以为常。

毕竟无当圣母来梅山小院之中,已经足足两次了。

早已知晓截教师叔的梅山小院,实在是三界天地造化之中,最为顶尖存在之地。

金翅大鹏雕走入梅山小院之中。

顿时,他的脚步呆住了!

因为,他感受到了,此地强者无数。

梅山四美等准圣强者,已经算得上三界之中有数的强者。

但是,这还不足以让金翅大鹏雕感到惊讶。

最为惊讶的,此地还有陆压,祖龙,始麒麟这三尊混元圣人。

这小小的院子,竟然藏着三尊混元圣人……

这太让人惊讶了!

可是,最为让金翅大鹏雕石化的,还是,这三尊圣人。

一个打鸣,一个在潜水,还有一个,则是在林轩面前摇尾乞怜……

天啊!

轰!

金翅大鹏雕傻眼了。

顿时感觉脑海之中,一道惊雷闪耀而过,差点就是将金翅大鹏雕给直接吓得晕厥过去了。

堂堂混元圣人,洪荒之中顶尖的战力……

此刻居然……被人当宠物圈养。

想到这里,金翅大鹏雕不由感觉大脑都开始缺氧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咯咯咯……”

一只火红色的大公鸡走来。

那口中,竟然还叼着一只毛毛虫。

那毛毛虫被火红色大公鸡一口吞入腹中,随后摇头晃脑,不断向林轩点头,那模样,就像是在卑躬屈膝地邀功。

“干得不错!怒晴鸡!”

林轩进门,便是看到了自家的怒晴鸡,对于捉虫子这件事很上心。

不由脸带微笑,随即开口赞扬说道。

这怒晴鸡,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羽族的首领——元凤。

元凤听到林轩的夸奖,兴奋得“哦哦”直叫,双翅不断鼓动,扬起了一片风帆。

“来!黎儿,还有云万里,坐!”

林轩也没有理会这只爱岗敬业的怒晴鸡,反而是拉开了八仙桌旁边的椅子,招呼金翅大鹏雕和无当圣母落座。

无当圣母倒是大大方方地坐下。

但是金翅大鹏雕,此刻怎么可能落座?

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只火红色大公鸡,正是自家老父亲——元凤。

金翅大鹏雕当下再也忍不住,蹲在了元凤的面前。

他神情激动,颤颤巍巍开口说道:“爹……”

“小子!你想害死我们么!”

元凤的神念,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然传入了金翅大鹏雕的识海之中。

很显然,金翅大鹏雕差点失去了理智。

但是元凤也没有!

元凤可是清楚林轩前辈的强大。

若是破坏了林轩前辈伪装凡人的计划。

那么他们父子二人,只怕也只能去黄泉相见了。

被元凤这么一声呵斥,倒是让金翅大鹏雕不由吓得一声冷汗,反应了过来。

“云万里,你怎么对着一只鸡……叫爹?”

林轩耳聪目明,自然也是听到了金翅大鹏雕的这一声呼喊,当下开口对着金翅大鹏雕询问道。

这事儿倒也是新鲜啊!

一个人,居然对着一只鸡叫爹!

金翅大鹏雕反应过来,面对林轩的询问,顿时是吓得一个哆嗦。

情急之下,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下意识脱口而出说道:

“我爹生前也养了这么一只鸡,和师叔这一只,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因此我看到了之后,情不自禁,师叔,不要见怪啊!”

金翅大鹏雕这个理由,着实让人动容。

林轩嘴巴微微张大,最后又合拢,只好叹息一声,开口说道:

“倒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也罢,那你再和你爹……哦不,是和你爹生前养的鸡很像的这只怒晴鸡,再好好怀念一番吧!”

林轩从金翅大鹏雕的话语之中,似乎隐隐听出了此人悲惨的命运。

林轩甚至能够脑补出,金翅大鹏一出世,父母双亡,流浪天涯,随后拜师名门的剧情。

“这孩子,原来是孤儿,哎!”

林轩摇了摇头。

梅山众仙却是知晓怎么回事。

一个个都暗中憋着笑。

那元凤,更是听闻了金翅大鹏雕的话语,瞪大眼睛,心中怒火那是蹭蹭蹭上涨。

好家伙!

你亲爹就在你面前,你却说你爹死了?

这是在咒我死么?

都不避讳一下么?

“爹……”

金翅大鹏雕这一次学聪明了,用神念传音给了元凤。

“别叫我爹!”

元凤瞪了金翅大鹏雕一眼,随即回道。

说完之后,极为傲娇地将自己的头给扭了过去。

“爹,你别怪我,毕竟我刚才也是为了不让林轩前辈起疑心罢了……孩儿历经千辛万苦,这才找到爹,若是爹要责罚,那就责罚我吧……”

金翅大鹏听到了元凤的话语,不由神色一黯,随后传音给了元凤。

语气有些凄凉,听得元凤浑身一震。

元凤也知道,自己出世之后,自己的二子也会出世。

在自己被祖龙抓走的这段时日里面,可想而知,这金翅大鹏雕,只怕是吃了不少苦头。

可怜天下父母心,听到自家孩子这般叙述自己的遭遇。

心里不由一软。

良久,元凤叹息一声,神念传音回道:

“罢了!刚才情有可原,为夫可以理解……父子之间,哪有什么过不去的……毕竟,再怎么说……”

“卧室嫩叠啊!”

元凤长叹一声,倒也不再为刚才的小误会生金翅大鹏雕的气了。

金翅大鹏雕展颜一笑,随后,很快他又皱起了眉头,开口说道:

“爹,您这般在林轩前辈院子里,当一只捉虫子的鸡,实在是太辱没您的威名了……不如我去求林轩前辈,放了你吧!”

“咯咯咯!”

听到这里,元凤突然鸡眼一瞪,双翅疯狂拍打金翅大鹏。

金翅大鹏一连吃了好几个耳光。

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