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傲剑出尘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最终章:复得返自然

傲剑出尘 煮茶论天下 5120 2021-06-21 21:27

  

  参与叛乱的反王,或死或夺爵。唐九生在讨平叛乱之后,回到卫王府,管事程龙知道出卖卫王府情报的事情被查了出来,服毒自尽。唐九生并未继续追究。唐九生和水如月在隐龙岛上生了一个男孩,起名唐永昭,这孩子淘气异常。一年后,杜若生了个女儿,取了个极没品味的名字唐太甜。一家人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沈笑羽则因为帮助殷广除掉杨靖忠之事,和殷广结缘,做了殷广的第四个妃子,这让唐九生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丫头不会再缠着他了。殷广再度将唐扶龙复职为国师,又将陇庭道经略使郭崇重新任命为司徒,仍就兼任陇庭道经略使。江陵将军姜永春,升为正二品卫将军,统领京师兵马防务。

胖子因为平叛有功,勇冠三军,而升为正三品冠军将军。宋玉岚给胖子生了个小胖子,取名姜元霸,苏忆雯也给胖子生了个儿子,名叫姜二世。苏秋曼给宇龙行空生了个女儿,取名宇龙文静,却半点儿也不文静,继承了爹妈的飞毛腿。辛治平和傲凰成婚,娶了第二个老婆。

当年冬天,平叛时的漏网之鱼万德言和雷逸尘组织了一次刺杀唐九生,结果被枭卫及时发现,反把这伙人一网打尽。并且从澹台剑雄的身上得到了白跃亭的宝剑,才知道万德言已经把白跃亭给杀了。众人叹息不已,曾经的天下第四,竟然死得悄无声息。

景元十一年冬,大夏国遭遇了百年来罕见的白灾,牛马羊大量冰毙,人口也因此锐减。大夏国莫弟单于无奈之际,决定进攻大商边郡,以战赈灾。尤其大商国处在平叛后的虚弱期,所以大夏骑兵并不把大商军队放在眼里。

陇庭道经略使郭崇得到大夏骑兵南侵的消息后,命松北校尉郭元志,平北校尉洪范龙等人寻机主动出击,打了两场胜仗,但陇中郡被大夏骑兵打破,大夏人掳走全城万余人口,以及钱粮盐铁等物,又故技重施,放火烧城。

第二年春天,大商国改元,年号止武,经过战乱后休养生息两年的大商国朝廷,决定趁着去年冬天大夏遭遇白灾之后的虚弱期,向大夏用兵。也就是说,趁大夏人病,要大夏人的命。殷广下诏,八百里加急送住陇庭、关内、剑南、江东等道,各地凑出五万骑兵,十五万步卒,其余各道出粮草,准备大举进攻大夏。

此役,胖子和重来、程子非率领一万骑兵出松北为右路军,攻打大夏国陶愤王,唐九生率五百高手营尾随胖子,寻机歼灭大夏国庭府。水如月随唐九生出征,把儿子唐永昭留在卫王府,由西门玉霜等人照料。

秦王殷胜同大戟金成章等人为中路,率两万骑兵,五万步卒出阳关,准备袭击大夏国元城王部。元城王部是大夏国实力较强悍的一路诸侯,实力仅次于王庭本部,经常劫掠大商边郡,民怨很大,所以殷胜准备一举歼灭元城王所部。

陇庭道经略使郭崇同霸王枪宁成刚,霍云生,水如龙,平北校尉洪范龙等人为左路,率两万骑兵,十万步卒出扶离,由南向北走大路,依次攻打西叶城、兰河州、龙翔州等军镇城池。目前看来,郭崇一路最为艰难,因为一路都要攻坚,是硬骨头,所以左路的兵力最多,不过郭老头却很高兴,因为在他有生之年还能参加复仇的战争。

大夏国骑兵来势汹汹,在西叶城和郭老头的部队打了一仗,宁成刚和水如龙率军击败大夏骑兵,大商左路军占领了西叶城。而后,又有驻扎在贺兰城的贺兰王邱余勒率所部三万精锐来攻,邱余勒自视强横,上阵单挑,却被霍云生临阵斩首。大商军队击溃邱余勒部。

驻在问鼎城的离涂王哈亦达率两万人马准备增援邱余勒,却意外遭遇殷胜部,被大戟金成章一阵杀败,哈亦达全军覆没,仅以身免,单人独骑逃回北狼城,莫弟单于大怒,将哈亦达推出斩首。

东路姜胖子率军一路挥师北上,只带三天口粮,边打边抢。莫弟单于的弟弟,西院大王那史余的部落,此时并不知道大商国有兵犯境,于是在游牧中倒霉的遇到了胖子,胖子抡起大锤率先冲锋,万名骑兵如同猛虎下山,将那史余部的精锐屠杀殆尽。那史余本人也被擒获,被胖子命人押解回大商。

唐九生带着五百高手营离胖子只五十里距离,不远不近的跟着,伺机而动,准备屠掉出现的庭府人马。

很快,莫弟单于得到了弟弟被胖子击败的消息,暴跳如雷,带着庭府全部人马,以及自己王庭的五万精锐杀向胖子。莫弟在出发前,听说朱聚贤和胖子打过交道,就把朱聚贤也带上了。双方在罕塔拉戈壁遭遇,胖子身先士卒,斩杀莫弟手下三万人马。莫弟丢了朱聚贤,率残兵落荒而逃。

庭府魔勇等人则在袭击胖子所部时,遭遇了唐九生的高手营,被屠戮一空。此一役,大夏七大宗门在庭府的精锐损折一空,唐九生的高手营也付出近百人伤亡的代价。庭府从此一蹶不振,唐九生总算给自己的娘亲报了仇。

朱聚贤的好运气终于用光了,在被胖子活捉之后,胖子不耐烦带着他赶路,又嫌他没有夫妻之义,把老婆献来献去的只为自己谋前程,胖子命人棒杀了朱聚贤,把他的尸首丢在戈壁上喂狼。

胖子一鼓作气,率万余骑兵横扫大夏东部和北部,转战七千里,直打到大夏国最北的石鱼城,逼得莫弟单于和儿子图韦巴王子蹈海自尽,胖子这才勒石而还,唐九生亲自动手,用手指在石上刻字道:大商国冠军将军姜振羽,灭大夏国于此处。

此时郭崇和殷胜也达成了各自的战略目标,大夏国精锐尽折,从此后再无能力与大商国抗衡。大商国兵马这才班师回朝。北征誓师时,有五万骑兵,十五万步卒,班师时,仅有两万骑兵,五万步卒,存者不足四成,胜者惨胜,败者惨败,由此可见战争之残酷。

众将班师回朝,胖子因军功卓著,被殷广封为正二品辅国大将军,征北侯。其余有功将领也各有封赏。平西王祸患已平,大夏也已经平定,唐九生不愿在朝为官,更是谢绝殷广的挽留,决意辞去卫王之职,挂冠而去。殷广有感于唐九生的选择,又想起了自己当初的想法,也是到江湖上做个大侠。

于是殷广毅然决然将皇位禅让给秦王殷胜,并在征求了他自己的皇后楚凤英的意见后,放楚凤英回家,和化名楚泽臣的江东士子凌化龙成婚。两个同床异梦十几年,生活过得没有滋味,还不如放彼此一条生路。放走楚凤英后,殷广带着已经不是皇妃的洛燕飞、夏侯灵玉和冷红杏,沈笑羽,浪迹江湖做游侠去了。

新帝殷胜仍想加封义弟唐九生为王,唐九生大笑道:“胜兄,你如今已经做了皇帝,就不用再执著此事。你想,我有义兄是皇帝,我是不是王爷已经不重要了!义兄就是我,我就是义兄,对不对?”

殷胜见唐九生如此说,也不好意思,于是赐了唐九生一面金牌,允他遇到不平之事,先斩后奏,并将鹿鸣山赐给唐九生,任命唐九生做山主,以作为对唐九生的补偿,唐九生欣然接受。从此后,唐九生就住在鹿鸣山,人称鹿鸣山主。

殷胜更是将胖子封为大将军,赐爵为夏国公,剑南道经略使祁思远,被加封为中书令。水如龙,为征北将军,乐天侯。大戟金成章为正二品护国将军,其余唐九生手下有功将士,都给以封赏。义弟冷士元,为剑南将军,统领剑南道兵马。

唐九生在鹿鸣山上,建了一座亭台楼阁俱全的大院子,带着水如月、西门玉霜、杜若和许冬梅和两儿一女生活在这里。又开垦了上百亩地,既做山主也做地主。小丫头祖清秋自然是也跟着师父、师娘,小丫头今天已经十三岁,开始有些亭亭玉立的样子了。

这一天,唐九生正在院中练习剑法,忽然听到大门外喧哗,不一会儿,小丫头祖清秋乐颠颠的跑进来,大声道:“师父,你看看谁来了?”

随即有人大笑道:“老唐哥,胖爷来看你啦!哈哈哈哈……”随后是胖子带着殷广进了院子,只见殷广挑着担子,担子上是烧鸡,猪头肉和两大坛酒。后边还有夏侯灵玉等人,还有重来,高重阳,孙江东等人,最后面竟然是余福和文秀。

唐九生大笑道:“哟,这不是姜大将军吗?你们来就来吧,怎么还带着酒和肉来呢?”

殷广脸一红,把担子放下,嗫嚅道:“老大,我这趟是来,是来拜你为师的!这些是拜师的礼物!”

唐九生一愣,“啥?你叫我老大,你还要拜我为师?为啥?不是,你好歹也曾经是皇帝,哦,你想拜我为师,就给这点儿拜师费啊?”众人大笑不止。

殷广脸一红,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递给唐九生,唐九生接过那本书一看,只见封面上写着《天下英雄排行榜》,下面写着沧海楼出品。唐九生皱了皱眉头,难道万德言死了,沧海楼还在?唐九生翻开那本书一瞧,第一页上清清楚楚写着:天下第一,唐九生,武圣境巅峰,或已入武神境,功夫高深莫测……

唐九生苦笑道:“殷广,这就是你要拜我为师的原因?”

殷广点头道:“是啊,我有你这样的师父,出去谁敢欺负我?”

唐九生拔出七情剑,丢在半空里,一道紫光直冲云霄。唐九生轻声道:“我的剑法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传的了,只有剑道。”唐九生又道:“就像七情剑,我让它在天上悬着,它就不会落下来。这样的功夫,你能学成吗?”

余福在殷广身后笑道:“唐山主,我或许有一天能学成,不过我需要至少二十年的时间。今天我们来找你,就是来喝酒的!我们家主人想拜你为师,你还是收了吧,收了他为弟子,绝对不会没面子。”

殷广却真的跪在唐九生面前,一脸严肃道:“殷广今日只想拜唐九生唐山主为师,还请山主收录!”殷广向唐九生叩头。

唐九生无奈笑道:“去,给你师姐行礼吧!”

祖清秋大笑道:“你大师姐在这里,快来行礼!”殷广从地上爬起来,向祖清秋深深一揖。众人大笑。

从这之后,唐九生有了一个曾经做过皇帝的徒弟。唐九生共蝉联了四届天下第一。第五届时,唐九生表态,不再参评英雄榜。果然从这届开始,唐九生的名字不再出现在英雄榜上。唐九生欣然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天底下,还有什么比自由更可贵的吗?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