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奇幻玄幻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二百五十九章 逆风掷土

  

  第二百五十九章   逆风掷土

秋日黄昏无限好,三界山中的风景更是美如画。

龙飞与萧雅轩吃过晚饭后因试验田中的新品种以经到了果实成熟期,这时对于二人来说真是相对的清闲与自在。

“什么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现三界山中的所有乡民相对就是过着如此生活,黄昏日倾对于乡民们来说就是一天劳作农耕的歇息时。

成年人们在酒足饭饱后有的倒头于床是想提前进入歇息状态,有的上山主采些药材及山野食用植被,有的共坐于娘娘庙前的广场中闲聊对弈,有的对家院进行改造修整。

孩童们都在干什么?

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啊,孩童们因年龄因素决定其干什么!

孩童们大些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以经有了所谓的认知及阅历,正在家中熟读圣贤书或习武以求日后从人头地!

年龄小些的就不然了,因行为认知皆不成熟,正在娘娘庙旁的土丘边嘻戏打闹之,这里的二十多个孩童皆以十岁以下为主,成群的孩子能安分守己吗?

成群孩子中不妨有捣蛋的,有想欺压同龄或更小孩童的。

话说欲念心谁都有,孩童也有孩童的欲念利益关系心,只是一时因认知局限而无法确定对错罢了!

有些孩童的初始欲念能支撑其一生为之努力奋斗之,有些孩童的初始欲念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那是其的欲念受到了周边世事的侵扰,受到了日益增长的认知所否定。

龙飞与萧雅轩刚迈步走出家院门,寓意是想一同看一看秋日三界山黄昏美景,想法是好的,美景能看到吗?

乡民们的惬意生活很快出现在了二人眼中,眼前的大人们的行为可不代表三界山中的所有居民,孩童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是众人眼中的希望与寄托!

不时远处土丘处可出现了孩童的啼哭声,“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这什么情况是对歇息休闲着的大人来说!

没有矛盾和蔼如一家人的大人们那里知道现众孩子们以经在欲念心的主导下分远近,分帮派了。

一群小孩子内心出现了欲念利益倾向性,有了帮派的概念,更为繁杂严重的是两个孩童帮派为了争强好胜还主出了对打模式,对打模式一出就是矛盾点,就是冲突。

这对打是初级的,是非直接肢体上的抗衡,是以在一定范围内掷土为对打模式!

“什么是掷土对战?”

掷土对战就是以土块为利器,通过拋投土块方式攻击对方,那土成块了就不是所谓的湿散土了,更不是沙子,是能在一定范围内走直线的,土块虽然不比石子硬,但其在一方力的作用下足可以打坏打伤对方,如将人脑袋打出大包,将口鼻嘴眼打出血等等!

在任何对战中皆有强弱之分,在掷土对战中当然也有,一时虽不能分出两派战队的强弱,但能个人能力战力的强弱!

每个战队中皆有年龄小的队员,皆有力量反应慢的队员,这部分队员自然是相对弱的了,弱代表着什么,那还用说吗?

弱就代表着隐藏不好或反应慢而挨打,孩童的哭声起,这就是对战弱者的下场,一个孩童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可直奔于了在广场上休闲娱乐的大人们。

当众大人及龙飞萧雅轩围向孩童时,众人方看见孩童的额头处似乎有了少许血的渗出,看见没有,那土块是能伤人的,这幸亏是土块打在了孩童的额头上,要是眼睛上真就事大了!

事出有因,这事也就放在西夏国度里,发生在那个特殊时代背景下,要是放在当下,好嘛,孩童的家长还不得耍闹不停啊,谁家孩子出现了如此情形做为家长的能不心痛啊!

事非现在,回到小说中,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在西夏国度中的孩童们,特别是乡民子嗣后代们可没有那么的娇生惯养。

当时百姓乡民家的孩童学文之人少之又少,因想以文出人头地就是天方夜谭(杜文豪出人头地是怎么出的,要是其没有所谓的妻子狐妖蒋欣怡帮,其试卷在阅卷大臣眼中就是废纸,有文采有何用!)。

这样一来乡民百姓们大多皆主张孩子以习武为好,习武不但能强筋健体还能为不时的战乱时时准备着,身体机能强壮相对有生的希望吗?

孩童在哭,不时人群中的孩童家长道:“好了,哭什么哭,没出息,你多大了,是男子汉吗,是就别哭!”

当然说此话时,孩童父亲的手以经将孩童的手拿开于了其的额头,是要看伤之情况,这就是做为父亲的侧面爱的表达与关心!

还好,土块非石块,额头是有少量的血渗出,但那伤口并不深,可以说只是破皮罢了,伤口不深是不深,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大的包,哈哈,想好想额头包消看来得十日八日了。

见孩童一时没有大碍,做为父亲的再次道:“好了,没事,回家让你妈给你包好,谁打的你你知道吗?”

“要是知道,你伤口包好后可以再战,主针对那个打伤你的人,要坚强,男子汉要坚强!”

这是那孩童父亲说的话,要是让现代人听了是不是很不妥,但在当时围观的众家人中还真没有引起什么非议,看来众大人根本没有拿此事当回事!

众大人家人们拿此事不当回事有不当回事的道理,因为西夏男性国人到一定年龄都是国家正规军队的后备役,如有战乱皆是要服兵役的,三界山中一部分成年男性是经历过对战敌国军兵的,是经历过生与死的。

这样一来对于孩童的一点点伤当然不当回事,不阻止还变向的鼓励真是一种另类的教育方式,当然也是培养孩子的内心要强大,要不轻易的屈服!

祭祖的上元节可刚刚过,乡民们的如此举动是否背离了所谓的祖规祖训,祖训祖规中可没有要孩子后生从小就争强好胜,小孩子不懂难道大人还不懂吗?

这里要说一下,这与大人们懂不懂没有关系,是认知上的事,此事与祖训祖规不能混为一谈,大人们人为所谓的掷土对战非真正意义上的孩童们的结仇行为,非能造成严重后果的伤害对战,孩童们的行为是没有必要制止的!

受伤的孩童回家了,那孩童一时以经不哭了,龙飞与萧雅轩二人还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吗?

当然没有了,随着大人们的再次散离,娘娘庙旁的孩子们也没有因为一人的退场哭泣而结束对战,这事可入了二人的心!

二人也知道三界山中的所有家人们所处的生存环境,难道孩子们在这个年龄段非要以逆风掷土这种行为方式来消磨时间吗,锻炼身体磨练意志难道不能选择更好的方式吗?

“什么是逆风掷土?”

现孩子们所演示的就是,那就是看似孩童们皆在用力将自己手中的土块抛向对方打击对方,其实质对方也同样抛出了土块,那土块正飞向所谓的抛出土块的自己。

逆风掷土,那土尘会怎么样,当然会随风回迷你自己的双眼,一孩童哭泣受伤只是个开始罢了。

其实大多数孩童在用土块打到对方身体而欢呼时,那欢呼声无非是本体迎接挨打的前奏罢了!

龙飞及萧雅轩认为这行为是不可取的,何必用无知的互害行为消磨孩子们的时间哪,这种儿戏真的没有意义,二人开始了沉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