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奇幻玄幻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强弱难分

  

  第二百七十四章  强弱难分

交战了,这一战是要有胜负之分的,一国军兵以强入侵,一国军兵以弱借城池固守,牛角号声声起,一万多蒙古大军开始借助攻城车辆向噻那而郡县城的城墙推进了。

这可是蒙古大将军索格图南亲率强军第二次来到这里,第二次主攻噻那而郡县城,这次蒙古大军可有了辅助攻城装备,战场情况自然发生了变化。

蒙古大军这次可没有出现精骑的首当其冲,是学会了如何更好的利用攻城车辆装备从而达到减少军兵无畏伤亡的目的!

学会了攻坚之法的蒙古大将军索格图南以将精骑兵全部派往其它的两座郡县城周边,做以阻击西夏援军。

出现在噻那而郡县城下的蒙古军兵皆以盾牌手,弓箭手,攀爬手,云梯手,攻城车辆手等等军兵!

噻那而郡县城的上空以经没有了飞鸟的存在,有的就是牛角号声中夹杂着喊杀声,这就是攻城模式!

两国军兵中的西夏一方军兵以经通过蒙古大军推进画面知道了现敌对方军兵会利用攻城辅助工具了,此战一定是残酷的,抗衡起来就没有选择了,避让是不存在的,生死是相依相伴的!

对于蒙古大军一方,其军兵将领那里知道,现噻那而郡县城内的军兵数以经达到了五千左右,是相对集结了三郡县城的百分之七十的军兵,如果到最后,所谓的一城之战就是三城的存亡之战!

这下好嘛,蒙古大军是相对于分兵作战的,西夏军兵择是集中了军力而战,不管是分兵集兵,从军兵总数上及军兵整体单兵战力上还是蒙古大军占主动,占优势!

古战场啊,古战场!

在古战场上是讲天时地利人和的,现西夏军兵因固守城池可占地利哪,西夏三郡县城内的集兵虽然少及战力弱,但地利因素不得不提及。

坚固城池代表着一方军兵在作战中是居高临下的,那样一来,冷兵器时代的对战可就出现了伤亡比例上的不一致,攻城方军兵的伤亡数要远远高于固守方。

随着双方对战时间的推移,双方主战将军们皆看出了军兵在用生命去拼杀,是在对耗着,伤亡着。

对战自然进入到了焦灼阶段,蒙古大将军索格图南其看到此情此景后并没有叫停,即使蒙古大军的伤亡数远远高于西夏军兵,因为其认为固城难攻,靠对耗军力也未曾不是一种取得胜利的好方法。

西夏大将军拓跋十三这时可在城墙上下军令了,其对此战没有选择权,其还有什么军令要下?

难道其还能主率军兵出城来个反冲锋不成?

不,你要是那么想就错了,其下的军令是让其它两座郡县城内一部分军兵作假支援之态,从而影响蒙古大军对其城军力的判断。

假支援就是假支援,那两座郡县城内的近一千军兵得到军令后是出城了,做出了要强支援噻那而郡县城之态,结果自然还没有与蒙古精骑相遇便撤回到了各自郡县内,关闭城门不出之!

这情况就是军情,蒙古大军军差很快传报到了蒙古大将军索格图南处,这消息可是好的,是证明了原始军探禀报的准确性,三郡县内各有相对数量的军兵,围二主攻一的策略是对的,是先见之明!

索格图南可又下了将军令,令什么了?

令蒙古攻城军兵中的所有盾牌手弓箭手,云梯手,攀爬手攻城车辆不用再分批次了,这令一下代表什么?

那就是蒙古所准备的攻城各军种军兵皆以令为号的冲锋了,是到了总攻之时,代表着战争进入到了最疯狂时,进入到了双方军兵死伤翻倍时!

这时的蒙军因云梯数量有限,使得一部分攀爬手冲锋到了噻那而郡县城的城墙下不得云梯可爬,出现了大量的滞留情况,这下好了,西夏军兵从城墙上推下的滚木擂石的杀伤力大大无形增加之。

蒙古大军中的盾牌手弓箭手还好,是矩阵而战,一时形成了与西夏城防弓箭手相对成比例的互伤。

噻那而郡县城的城墙上下可时时有军兵伤亡,西夏国方的军兵死得其所,是保家卫国而战,蒙古军兵是为什么而战,哈哈,军兵要是知道众人是为了大汗的私欲而战,而付出生命,你说后悔不,其实后悔不后悔只能是内心的反应,身为军兵的他们能怎么样?

人啊,军兵啊,生长在特殊时代背景下,所谓普普通通的军兵就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就是内心想避战得有行为能力啊,不是吗?

上有军令在,想退缩得有一定条件啊,被列为攀爬手,云梯手的军兵可谓就如炮灰一样只要冲到了噻那而郡县城的城墙下,可就相对于迈上了不归路!

两国军兵中总有一时不该死的人,如其它两座郡县城内的西夏军兵,如留于蒙古营寨内的一部分军兵,如被蒙古大将军索格图南指派围城的精骑军兵。

凡灵间的争斗谁生谁死就是冥冥之中的事,应该有定数。

龙飞与萧雅轩二人在干什么?

其二人当然关切着此次战事,因为二人是推定了西夏国军兵必败之,西夏国要灭亡之!

桃源之地的建设可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及精力,可谓专为此事而为之。

萧雅轩在施法,两军对战情况时时呈现,真实的情况让二人感知到了不时那么回事了,因其二人在这一年内基本没有关注西夏国在东北边境建设城防及派兵情况,一心放在了建桃源之地上!

现战乱起,真实的画面一出,二人方知这两国对战还真不是一时能分出胜负的,更谈不上哪一方灭亡了!

萧雅轩的施法画面并没有公开,一时只有其二人知晓罢了,画面在随战事而延续,一天的对战总有时,噻那而郡县城内外随着夕阳西下而安静。

噻那而郡县城外不时有上百蒙军士兵推着单木轮车出现,随着蒙军士兵的走动推进,喊话是必要的,喊话之意没有别的,就是众军兵非战事军兵,是收尸的军兵!

这在古战场上是正当的合理行为,这样的军兵是不在受攻击范围内的,当然要没有攀爬城墙的军事举动!

死亡蒙古军兵的白骨是不可能回归蒙国了,军兵的勇敢忠魂谁人体,做为主导战事的蒙古大汗成吉思汗铁木真能体会到吗?

哈哈,当然不能了,大多军兵可能与大汗成吉思汗铁木真都没有见过,谁认得谁啊?

普通军兵死就死了,其远在蒙古帝国境内的家人们可能只会得到一定的补偿,在领取补偿时的心态只能待家属拿到钱时能感知了!

漫漫长夜终不能阻止战争的步伐,月落日东升,对于蒙古大将军索格图南来说,现噻那而郡县城内的西夏军兵应该所剩不过三五百人之多,正规军兵四分之三应该减员了,要是城墙上再出现大量军兵,那一定有城中百姓的加入,一定的!

索格图南的推算是准备的吗?

话说要是三郡县城没有地下城防运兵通道的存在是真真切切准的,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军探没有探明情况啊!

现噻那而郡县城内的西夏军兵数还有近三千人,战力还是强的,是依靠城墙而说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