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奇幻玄幻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二百六十章 土石之变

  

  第二百六十章  土石之变

一连几日过,龙飞与萧雅轩可谓把精力皆放在了孩童身上,皆放在了孩童的适龄儿戏上!

其二人因没有子嗣,从冒种意义上说真不了解孩童的内心动向,这样怎能切身体会到孩童的欲念行为,真没有感同身受一说啊!

西夏国存在于什么时代,那个时代的人们都在做什么,孩童们能玩到电脑手机吗?

哈哈,当然科技还没有发展到如此程度,那个时代的乡民们除了周而复始的耕种农田就是应对偶发战乱。

真如现代人听过的一个简洁含有一定侧面意义的记者采访故事,什么故事,怎么个简洁法,怎么还有了侧面意义?

话说一位生活在大都市里的记者,因工作需要进入到了属于其国最为落后闭塞的村落采访,其的问询采访是没有图像作支持的,因为哪里山高林密没有卫星信号,导致了记者采访只能作以抒写记录!

其进入乡村后见一个放牛娃牵着一头牛刚想放之,其便主上前问之:“孩子,你衣衫不整的还要放牛啊,草丛中蚊子多多,你就不怕蚊虫叮咬吗?”

孩童道:“蚊虫叮咬,我不怕,因为我想生存,想娶媳妇必须得放牛!”

记者道:“你放牛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生存娶媳妇吗?”

孩童道:“我放牛是为了牛每日能吃到最好的草料,能以最快速度长大,牛长大了就能卖钱,有钱了我就能在几年后娶媳妇!”

记者采访在继续,其道:“孩子如果你娶媳妇了,你还有什么理想啊?”

孩童道:“理想,那还用说吗,当然是让媳妇为自己生娃了,越多越好,有子就有孙吗!”

记者接着道:“孩子到那时你以经是成年人了,你会给你的孩子规划什么人生路线啊,你有没有想过啊?”

孩童道:“那还用想吗,简单得很啊,儿子接着放牛,只要放牛就会如我一样什么都会有,家,媳妇,孩子!”

记者采访还能继续下去吗,其被孩童的一番回答给答个哑口无言,其实最为真实的并不是二人的对话。

最为真实的是记者在开始询问孩童时,孩童根本就不知记者是干什么的,记者这个称呼是与其一生无交集无关的。

孩童受地域生存环境所限,记者可不是,其当然内心有辨知感知能力,其从孩童的说话间并没有感知到孩童内心的压抑及不乐观,而且似乎恰恰相反,孩童的心态似乎相比自己要开明乐观。

记者不时反思了,牛娃与自己的一世有区别吗,谁内心生存感知更幸福啊,从不同角度出发,自己虽然生存于大都市,虽然见过经历过孩童没有心里认知的世事,可真的就幸福吗?

记者得到了结论是因眼界决定个体欲念,欲念与幸福感知有时真是背道而驰,孩童的心态就是最好的证明,自己的一世感知真就与孩童无法比拟之,幸福感知是有客观因素条件相对的。

牛娃不幸福吗,因其欲念单调简单,谁敢说其一生不幸福,因为牛娃其每天在心态乐观的放牛!

这故事虽然简短,但确确实实的反应出了时代背景下的一部分人的生存环境,反应出了一部分人的认知范围,也反应出了欲念心态的感知与否!

三界山中的西夏乡民们何尝不是生存于一定时代背景下哪?

在客观因素条件下真没有什么儿戏啊,他们在掷土时虽然偶有互伤情况,但大多时候内心是幸福愉悦的,不是吗,如果你经历过,你就会一样体会到!

龙飞与萧雅轩虽然经历得相对多,可其二人还真为孩童们之事犯愁了,何以解忧,唯有溜溜!

二人可谓走出了家院,溜溜现对于二人来说是真真切切的惬意。

溜溜不但使二人的心情愉悦,愁事也随之有了转机,不时山间出现了一位少年正在用弹弓主寻树间飞鸟而打!

“什么是转机,什么是心有灵犀?”

龙飞及萧雅轩可同时通过打鸟少年手中的弹弓得到了启示,那弹弓何尝不如孩童的手臂啊,那弹丸不就是孩童们互抛的土块吗?

唯有不同的是针对的目标发生了改变,孩童们抛土块是针对孩童,弹弓射出的石子是针对飞鸟!

对,对,改变不了孩童们现有的抛土儿戏乐趣,可以主改抛土的形式及目标,弹弓射出弹丸能打鸟,能驱赶小型动物,何尝不是一种特殊性护身技能哪?

现孩童们掷土形式完全可以改换成弹弓弹丸形式,熟能生巧,勤能补拙嘛!

二人相互点了点头,什么是默契,点头就是一种默契,想法有了共识,夕阳无限好,西天边出现了红红的火烧云,好心情看美景,坐青石背肩倚,这就是幸福的感知,真可谓是悠哉悠哉!

方法想好了,具体如何实施就不成问题了,第一、孩童们的掷土与弹丸如出一辙只是目标发生了改变,这改变是向好的方向改之,不但孩童们会接受,众家人们一定也会支持的。

第二、新的儿戏初期开展一定会有阻力或不被接受,所以初期演练习玩时一定要考虑到目标的简易性,那目标一定不是飞鸟,孩童们如果初试犯难就不好进行下去了。

第三、那就是孩童们学练要有整体性,眼前的孩童用弹丸打飞鸟都不是问题,其完全可以做一时的指导领导者。

第四、万事一旦有了整体性,那对于一部分随意性强的孩童来说就会产生不自在及逆反心理。

这学练想达到预期目的性看来还得加以鼓励机制,先期众孩童有少年做为指挥领导者,随后的日子里是要对学练情况进行比赛论高低的,具体奖惩细则一时还不能由二人来定。

因为三界山中是有集体财产及娘娘庙贡银的,至于奖励,什么最直接最具有效率,一方面是奖励金银,一方面是官位。

至于奖励金银,那是要集体乡民们作出研讨的,分多少等级,每达到一级奖励多少等等。

至于官位,那官位就是弹丸队一旦形成,半年会组织一次集体大比武,前三甲就会封官,第一名自然是弹丸队的队长,第二三名自然是副队长,不过一切以半年为限,这样方能达到促进孩童们相互间的攀比心,上进心!

世事繁杂,有了如此严密的想法及实施步骤,三界山中的十五岁以下孩童很快即被组织起来了,整支队伍人员达到了百人之多,大到十五,小到六七岁的孩童皆加入其中了。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上百孩童在三界山中家人的全力支持下可谓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对弹丸的研学练中。

研学练从如何拿住拿稳弹弓射出弹丸开始,慢慢到射打近距离固定目标,这其中必有出类拔萃之孩童,升级模式随之出现。

百名孩童可有了分类,可有了进入不同场地的研学练,场地分初级,中级,终极。

终极就是由猎户陪伴众孩童入山中打飞鸟,时间能证明一切,很快一年时间过,百名孩童中近半皆达到了打飞鸟的能力。

三界山中的弹丸队一时以经达到了一定的战队能力,虽然弹丸飞出距离及杀伤力不及古弓箭,但那弹丸皆是石子,七八十米范围内还是具有强大攻击力的,是不可小觑的!

掷土儿戏改变成功了,孩童们经过一年的集体组队行为更是有了团体协调力,有了组织纪律性,变向的成为一支有战力的孩童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