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奇幻玄幻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第二百六十一章 罪有应得

  

  “不,不要。”陆晚初喊了一声,林萧狠狠瞪向她,一巴掌掴在了女人脸上。

陆晚初身体失重往后倒去,林萧又提着她衣领拽起来,“别给我装死,你知道谢云泽是怎么逼我的吗?”

“我在国外辛苦经营了十几年,一夕之间全部破产,不仅如此,他还调查我的私事,害我的弟弟!”

林萧眼睛里布着红血丝,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就算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是你罪有应得。”

“我罪有应得?是谢云泽太强势,容不得别人分一杯羹,我今天必须让他体会到至亲至爱离开的滋味。”林萧面目狰狞,和几天之前拍摄剧组里的林萧判若两人,“你也不用害怕,因为我会陪着你一起,拉着你一块下地狱!”

“林萧!我警告你,现在就放开她!”谢云泽怒吼的声音在手机里传出来。

林萧甩了甩手腕,把手机随意丢在一旁。

“林萧,如果你动了我,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了。”陆晚初这会儿缓过来了呼吸,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作。

雨太大了,以至于她根本看不清对面路边有没有人,而且下雨的声音会把她求救的声音完全淹没,这个路段又比较偏僻,只能靠自救。

“我早就没了东山再起的可能了,我现在就是茅坑里的臭石头,我自己都厌恶自己。”

男人的表现显然是破罐子破摔,他百无聊赖地看着时间,“别着急,只要你乖乖的不反抗,待会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大雨将陆晚初浑身的衣服全部打湿,窈窕的身形若隐若现。

陆晚初双手抱在身前,眼睛的余光一直注意着男人,只要林萧稍微不注意,她就能逃。

谢云泽现在应该快到了,她绝对不能成为林萧威胁谢云泽的人质。

“想跑吗?”林萧仿佛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蹲下身拿出来腰带,不急不慢地拽过来她的胳膊绑上了她的手腕,眼神一低瞥了眼她的胸前,“身材不错,等一起下了地狱,我再跟你快活快活。”

陆晚初内心更加焦急,娇小的脸上却极为冷静,“我今天认栽了,林萧,你怎么知道我会路过这里的?”

“想死个明白?”林萧往一侧看了一眼,回过头来用手机在陆晚初的脸颊上拍了拍,“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其实我本来是查到了谢云泽的行程,想直接送他归西的,你倒算个意外惊喜。”

陆晚初抬眼瞪着男人,这算狗屁惊喜!

“如果英利醒了,他知道你做了这些事,你让他怎么想?”

陆晚初尽力地分散林萧的注意力,已经过去三四分钟了,她的时间太少了。

“他醒了自然会有人照顾他,等谢云泽来了,我的人也会把他做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为难我弟弟的。”

林萧一点也不好奇陆晚初怎么对英利的情况这么了解,他一边说话,一边在裤兜里拿出来了一把匕首。

陆晚初不由自主往后缩了缩,林萧冷笑着把匕首套摘了丢在一旁,“怕啊?这东西只要一下扎进心脏,不会感到疼得,会很快。”

他说着话,一下将匕首捅进了一旁的草地里,银色的刃完全没了进去,“怎么样?够锋利吧?”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雨中也格外清晰,陆晚初心底一紧,林萧却冷着眉站了起来。

“李媛,你应该在医院照顾英利!”

李媛从车上下来,又走去了另一侧的车门。

等英利在车上拄着拐杖下来的时候,林萧微微一愣,瞬间大喜,“弟弟,你终于醒了!”

“哥,别做傻事。”

“李媛,把他带回去!”林萧冷下脸来,转过身,马路的另一侧又来了一辆汽车,男人的眼底划过嗜血的兴奋。

“既然你们都不想走,那就看着,并且记下来我今天是怎么为了我们的家族争光的!”

谢云泽推开车门下车,英俊的面容维持不住任何一分冷静,“林萧,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你全家都去地下陪你。”

“谢总,别这么大的口气,我全家就剩下我自己了,刚过来的这两个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随便你拿他们怎么办。”

趁着林萧说话的时候,陆晚初往后缩了两小步,她调动好全身的肌肉力量,在林萧洋洋得意地和谢云泽交谈时,忽然起身用肩狠狠撞开林萧,朝着谢云泽的方向跑去。

“你找死!”林萧大怒,大步上前扯住陆晚初的衣角,抬起手臂朝着女人的后腰刺去!

“不要——!晚初!”

血色染红了雨水,流淌在马路牙子上,最终汇进下水道。

可倒下的不是陆晚初,而是在最后一步冲上来推开了陆晚初的英利挨了这一刀。

就在这刹那之间,谢云泽的人已经把林萧制服了。

匕首“当啷”掉在地上,林萧眼睛滚圆,看着地上躺下的英利一脸不可置信。

“哥,我做错了事,你……别再做错了……”英利说着话,鲜血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他的伤口正好在后背上,正对着心脏的位置。

谢云泽给陆晚初解开绑带,陆晚初挣开谢云泽的拥抱跑回英利跟前,跪下用手使劲地捂住他的伤口,大雨里分不清她脸上究竟是眼泪还是雨水,“英利,你要坚持住,不要说话了……不要……”

陆晚初泣不成声,她从未想过被人用性命相救。

警察和110迅速赶来,可那个时候,英利已经说不出话了,只剩下微弱的呼吸。

两个小时之后,李媛走到医院大厅,她的眼睛里已经没了温度和色彩,“英利走了,抢救失败了。”

没有眼泪和哭泣,三个人沉默地站在窗台前,陆晚初握紧谢云泽的手,看向李媛,“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爱过,疯过,不过现在我累了,等林萧判刑,我就回我父亲身边。”

李媛说完这些便离开了,在警察局赶过来的郁孤风匆匆汇报情况。

“少夫人,泽爷,李小姐今天下午在医院和林萧吵了一架,后来林萧接到了一个电话,具体内容没有监听到,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他国外的公司宣告破产给林萧通知了。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疯。”

“我不想听这些,你和云泽聊吧。”

陆晚初拉开谢云泽的手,去了另一侧的长椅上坐下。

她静静盯着自己的手背,在皮肤的纹路里还有没有擦干净的血迹。

英利是第一个在她面前死去的人,当时她眼睁睁看着他的生命特征流失,没有一点办法,不能做任何补救。

虽然她不喜欢英利,也厌恶所有有心机的靠近,可她从来没想过害谁。

英利虽然是死在林萧手里,可陆晚初始终觉得,是自己的过失。

她没办法宽恕原谅自己,就像永远没办法让英利活过来。

谢云泽和郁孤风聊完走过来,陆晚初抬起头,看着男人冷峻的面容,他好像没有一点悲伤的情绪。

“谢云泽,我困了,想回家睡觉。”

“好,我先带你吃饭,再回家睡觉。”

“不,不吃饭,直接睡觉。”陆晚初被男人抱在怀里,眼神呆滞地望着斜下方的地板砖,内心好像空了一片。

先是腹中没有谋面的孩子,后是和她做过同学的英利。

陆晚初回头将脸埋进谢云泽怀里,肩膀上下轻幅度地抽动着。

“晚初,你没事就好,不要想太多。”

陆晚初知道啊,她知道林萧活该,英利也不是纯良,可是她翻不过心里的坎啊。

回到家里之后,陆晚初整整睡了两天,除了偶尔进食,其他情况也就是在窗台看看外面的天空,房门都没出去过。

“少爷,夫人是不是病了?”

薛姨和管家担心得不得了,又不敢靠近陆晚初,只能悄悄和谢云泽传递消息。

谢云泽看着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女人,走过去想摸摸她的耳朵,陆晚初一下子拿被子蒙住了自己,声音很小,“别,别碰我。”

“让查迈尔医生马上过来。”

“是,少爷。”

谢云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几天他的小女人眼见地瘦下去不少。

“嗡——”手机振动的声音。

陆晚初快速拿起来手机,接通了电话,声音里少见地多了其他情绪,“李媛,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晚初姐,我能不能求求你,放过我爸爸吧,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李媛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陆晚初有些愣,“你爸爸怎么了?”

“我爸爸一直在老家管理公司,从来没有来过大陆,他年轻的时候犯过错,可是现在他都五十多岁了,为什么要揪着他年轻时候的事不放?”

陆晚初听不太懂李媛在说什么,抬头看了一眼谢云泽。

谢云泽伸手拿过电话,开口道,“李小姐,你的父亲不是我检举的,即便你打电话给我的夫人也没用,你应该去劝林萧放过自己的养父。”

“他……他怎么会放过他的杀父仇人呢……”李媛喃喃自语,只不过任性追着林萧来到了一所陌生的城市,她竟然要失去这么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