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奇幻玄幻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第一百二十六章 苏雪吟的诡计

  

  谢云泽看了一眼陆晚初的方向,冲黄念洲示意了一下,让他暂时照顾好她。随后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顶楼。

郁孤风也随后跟了上去,看自家老板的神色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处理的事情,要不然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平时很少有这样的表情。

谢云泽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谢霆威的怒吼:“听说你带着一个娱乐圈的戏子去参加爷爷的生日宴会,还公开对众人宣布?”

“她不是你口中的戏子,她是我喜欢的人,她也有名字,请您不要这样称呼她。”谢云泽忍住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再和谢霆威发生冲突。

但是谢霆威却丝毫听不出来,他依旧专制地命令道:“听着谢云泽,平时你怎么丢人现眼,我都不会过问。但是这次不要告诉我你是认真的!”

谢云泽的表情逐渐凝固,他冷漠地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您无需过问。”

谢霆威显然被这句话气到了,声音变得更加粗重:“谢云泽,不要忘了你身上流的是谢家的血。我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处理手里的事,一个月以后我会召开发布会,宣布你退出娱乐圈,这件事没得商量。”

谢霆威讲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给谢云泽任何反驳的余地。

郁孤风担心地走上前去询问:“泽爷,发生什么事了?”

谢云泽合上手机,没有说话。过了许久,谢云泽发出了一声叹息:“为什么他一直固执地要干涉我的生活,却从来没问过我愿不愿意呢。”

郁孤风之前是谢霆威的下属,对于谢霆威的性格,他比谁都清楚,一直以来他也很心疼谢云泽。

不管是谢云泽在常青藤名校取得优异的成绩,还是在非洲艰苦的环境里生存,亦或者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证明自己,获取认可而已。

但是谢霆威却从来没有在乎过。

谢云泽抬头看了看寂静的夜空,声音里不带一丝温度:“孤风,你懂我对不对?所以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你知道?”郁孤风看着谢云泽坚毅的背影掷地有声地回答道:“泽爷,自从你在丛林救了我一命之后,我就发誓一辈子效忠于你。”谢云泽看着郁孤风点了点头,如果迟早要这么做,现在就做吧!

谢云泽的眼神就像天上的星辰,清冷孤傲,同时又残酷嗜血,风吹过来,只见他的头发在风中肆意飞扬。

郁孤风看着这样的谢云泽,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荒凉无人的非洲丛林,谢云泽坐在自己身边,满身伤痕,但是仍然刚毅决绝。

也许从那一刻起,自己就做好准备永远跟随他了吧,往后,不管谢云泽想做什么,他都会为他赴汤蹈火。

谢家在海城的地位稳固主要的原因有三,一是涉足海城基本所有的商业模式,囊括了海城的整个商业版图。其中最重要的要数军工产业以及重化工企业。当然海城除了谢家,还有蓝家也掌控着无数的财富。不过这些年各有所图,一直相安无事。

二是谢家本来历代都有红色传承,谢老爷子就是军人,曾经威震一方的司令。后来谢霆威继承了他的衣钵,官至少将,同时还有几位叔叔现在仍然在军中任职。

三是谢母有些皇室血统,这使得谢家不仅在国内,甚至在华国也有些最高的话语权。

谢家不同于蓝家,唯一的问题在于谢家家大业大,有不少亲戚都觊觎着谢家的产业。

谢霆威有三个兄弟,一个妹妹,他在兄弟中排行老二。上面有哥哥,下面又有两个弟弟。所以谢云泽同时还有数不清的堂哥堂弟,表兄表妹。

看着谢家越做越大,他们自然都想来分一杯羹。

虽然谢霆威现在在家族里的地位还算稳固,但是众人看着谢云泽无心接手,也就慢慢起了心思。尤其是谢霆威的大哥,一心想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彻底拿下谢家旗下的企业。他们处心积虑的想进入谢霆威执掌的谢氏集团的核心企业,但是都被谢霆威挡在了外面。

他们背地里又会去谢老爷子那里告状,但是谢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般不去理会。

所以大家也不知道谢老爷子这心里是怎么想的。

谢云泽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他不想把自己的命运这样和谢家绑在一起,他从出身以来做的所有选择都是谢霆威帮他选的,所以他只有无限逃离。

如今,却也是逃无可逃了。

谢云泽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杰克逊,明天早晨十点,召开会议。”

对面叫做杰克逊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迅速回答:“好的,少爷。”

谢云泽这么多年可不仅仅像表面一样,只是混迹于娱乐圈。如果有人这样想,真是太小看谢云泽了。

“孤风,还有件事,要你亲自去办!”

郁孤风知道,谢云泽这次是打算认真了,所以也严阵以待,准备接受任务。

而另外一边,苏雪吟看到谢云泽和郁孤风离开,心里立刻蠢蠢欲动。这可是最好的机会。

她冲着隐藏在人群里的男人点了点头。那个人立刻环顾四周,一边笑着向陆晚初的地方移动了过去。

苏雪吟勾起嘴角,心想上次大意了没有毁掉你的清白,这次我要亲眼看着你坠入深渊。

她倒要看看如果陆晚初被无数人玩弄,到时候还会不会有人再喜欢她,追捧她。

估计那个时候谢云泽的眼里也只会剩下厌恶吧!

苏雪吟的脑海里想起数年前的事情,冷血地笑出了声。

陆晚初啊陆晚初,你的运气不是好的很吗?上次有你的好朋友替你背锅,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哈哈哈哈,我要你那个应小宸一样,以后都没有脸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能看到苏雪吟温婉可人的长相,但是却看不透她的蛇蝎心肠,眼睛这东西终究是会骗人的。

苏雪吟转过身来喝光手里的红酒,然后坐在泳池旁的躺椅上注视着陆晚初的方向。

那个猥琐的男人很快便接近了陆晚初,这个时候陆晚初正在和苏洛聊音乐上的事情。

两个人相谈甚欢,苏洛也很震惊陆晚初的博学多才,竟然能准确的说出不同音乐流派的特点还有唱法区别,陆晚初也从苏洛那里听说了很多古典音乐的知识。

“晚初,你确定你之前不是主修音乐专业吗?你的音乐理论储备比一般的音乐系学生还要多。”

“没有啦,我只是对音乐感兴趣,如果真要说学习过的话,我只在不同的琴行还有唱片行兼职过。懂得一些皮毛而已。”

苏洛看陆晚初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要知道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恰恰就是学习能力。陆晚初能有这么多项才能,和这点离不开关系。

“如果你要深造的话,一定会在音乐上取得不错的成就。”

面对苏洛的肯定,陆晚初也没有过于骄傲,她永远都秉持着做好眼前事的态度。

“对了,以后你要是在音乐方面需要帮助,随时告诉我。毕竟,泽爷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陆晚初听到之后也很开心的和苏洛道谢。他们两人在聊天的时候,旁边有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也在认真的听着,好像对他们的对话内容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人撞到了苏洛,苏洛手里的红酒立刻倾斜泼了一身。原本干净的西装此刻就像是沾染了血迹。

“哎,你怎么回事?不知道看路的啊!”

黄念洲一把拎住那个男人的衣领质问道,好像下一秒就要揍上去。

“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可能是喝多了,没有注意到。”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撞的人是谁?平时我们都不敢动他一根手指头。”

的确,苏洛从小就是他们罩着长大的,本身气质也是偏柔弱一点。

苏洛见状,拉住黄念洲:“没事,只是脏了一件衣服而已,犯不上计较。”

那个男人立刻抬头和苏洛再次道歉,苏洛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摆摆手让他离开。

就在他们交谈的这个空档,那个猥琐男眼疾手快的给陆晚初的杯子里面扔进了一粒东西,整个过程完全没有人察觉的到。

苏洛低头整理了一下发现无果,只能和陆晚初说了句抱歉,然后去换衣服。

“不好意思,实在是对不住。”

黄念洲一脸不爽地给了他一脚:“赶紧给我滚!”

那个男人看了一眼猥琐男,然后灰溜溜地跑出了场地。

“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黄念洲拿起一边托盘上的酒杯猛的灌了口酒,心里恼火的紧,却没有注意那竟然是陆晚初的杯子。

一旁又混在人群中的猥琐男瞳孔地震了一下,他眼睁睁看着黄念洲喝了自己给陆晚初准备的酒,刚才所有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